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官道仕途 第二十六章 礼物(上)

时间:2018-05-13
一大早,狄力的手机就响了:「狄大乡长,现在是在乡里还是在家呀?」电话里传来梁庆贺的声音。
  狄力看了一下表,才早上6点,说道:「梁哥,这么早就叫醒我!我好不容易回趟家,麻烦你让我睡个安稳觉不好吗。」
  电话里传来梁庆贺坏坏的笑声:「哈哈,对不起了兄弟,惊扰了你的美梦,打搅了你和弟妹的美好生活,不是我要找你,是汤庆这小子,逼着我打电话给你的。」
  接着电话里传来汤庆的声音:「兄弟,哥哥想你了,既然醒了,就赶快穿衣服,一会我让司机去接你,把弟妹也叫上,我请你们俩喝早茶。」
  倩玉迷迷糊糊的问狄力:「谁呀,这么大老早的,就把人吵醒了。」
  狄力说:「是汤庆和梁庆贺,说请我们俩去吃早茶。」
  「我不去了,你自己去吧,我今天还有事,不过你记住第一晚上必须回来,第二不要找小姐,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倩玉一听是他们两个找他,连忙叮嘱道。
  「知道了,老婆大人,你简直比你妈还烦人,唠叨起来就没完。」狄力笑着说。
  「你说什么,我妈怎么让你烦了,你给我说清楚。」倩玉听到狄力说她妈,两只大眼立刻瞪圆了。
  「我错了,投降,车来了,你真的不去?」狄力告饶说,这时楼下传来了汽车喇叭声,总算给狄力解了围。
  「不去,不跟你说了吗,我今天有事,晚上6点以前必须回来,记得呀。」
  倩玉再次嘱咐道。
  狄力边往门口走边说:「知道了,啰嗦。」
  倩玉拿起一个枕头向他扔去:「讨厌,滚。」
  狄力笑着躲过枕头,开了门快步跑了出去。
  汽车把狄力拉到了市郊,在一座欧式风格的大楼前停了下来。狄力下了车,一看汤庆梁庆贺还有关云都站在门口,他快步上前笑着问道:「关哥也在,这么巧,是约好的,还是你们昨天晚上就在一起了。」
  关云握住狄力的手说:「昨晚就在一块了,这两小子真能折腾,弄的我一夜就睡了两、三个小时。」
  狄力看了看建筑的名字:凯元温泉渡假村,问道:「什么时候市里有的这个渡假村呢?」
  梁庆贺笑了:「我看你这个乡下的真不值得,快成了化外野民了,连这么有名的凯元都不知道,这可是咱们汤大老闆的得意之作啊!从开业到现在这三个多月来,可以说是成为了咱们市里的一景,能在这请人或者被请,人人都觉得是光荣的事。」
  汤庆谦虚的摆了摆手说:「不值得一提,别在这站着了,里边请。」
  狄力等人进了大厅,一入眼金碧辉煌,一盏巨大的水晶吊灯从五层高的楼顶直垂下来,发着柔和的米黄色的光芒。两边是螺旋式的楼梯,楼梯边分别有一根一搂多粗的白色的大理石柱,上面雕刻着古希腊的神话人物,背面墙上是瓷砖烧製的多幅世界名画。墙前有一个小型的音乐喷泉,在激光射灯的照耀下,闪动着五颜六色的水柱。
  狄力心醉神迷的说:「好气派,大手笔,我说汤总,就这还不值得一提,我不知道在你的眼里还有什么可以提的。」
  关云在旁边打了个哈欠说:「就是,我们这些贫民看了都眼晕,更别说是建了。」
  汤庆笑着说:「打住,合着我一句话,引出你们这么多屁来,我可是请你们俩来喝早茶的,不是来听你们俩来讽刺我的。」
  梁庆贺说:「行了,不要闹了,我肚子饿了,汤庆你领我们去吃东西吧。」
  十几样精緻的小吃摆到了餐桌上,狄力问道:「汤哥,一顿像这样的早茶要多少钱?」
  汤庆说:「看你吃什么了,从几十到五六百都有。」
  狄力说:「我操,一顿早饭要五六百,在我们乡够一家人过半年的了。」
  汤庆哈哈笑着指着狄力说:「操,你这个原财政局副局长到了下面当了几个月的乡长,就张口闭口的说起百姓的疾苦来了,好,为我们廉政为民的好乡长喝一杯,以茶代酒,以茶代酒。」
  关云和梁庆贺也哈哈笑个不停,狄力被笑的不好意思了,好像自己真的变得清高了,有点矫情,忙解嘲笑道:「这几个月把我忙坏了,满脑子都是怎么帮农民脱贫解困,随口而出的,汤哥不要介意。」
  汤庆笑着说:「我干吗要介意,你有这个想法好啊!有这个想法才能进步,才能逐步步入高层。就像我们关局,现在已经升任分局局长了,兄弟你可要努力呀!」
  狄力一听忙说:「你看看,我这乡下的,连关哥升了都不知道,没给关哥庆贺,是我的不对。下次,等下次关哥再升,我一定补上。」
  关云笑骂了汤庆一句:「怎么说着说着把我扯进来了,我吃饱了,你给我找个地方睡一会,困死我了。」
  汤庆说:「要不要找个小姐陪你,我这里的小姐可都是北国佳丽。」
  梁庆贺在一边说:「你就别逗关局了,你看不见他眼都睁不开了,还找什么小姐。」
  几个人说笑着站起身来,汤庆叫过一位小姐,吩咐道:「领关局到客房去休息。」接着对狄力说:「咱们玩会保龄球去。」
  狄力三人在保龄球馆正玩的开心,梁庆贺突然看见一个胖子,急忙走过去打着招呼:「许行长,今天怎么有雅兴来这了,一块玩玩?」
  汤庆也看见了许行长,放下手里的球和狄力走了过来:「许行长,你的大架好难请啊!既然让我在这碰见你了,我可不能再放过你了,一块来运动运动。对了,我忘了给你们介绍了,这位是市工行的许行长,这位呢是原市财政局副局长现在的庙张乡乡长狄力。许行长刚从外地调来,你们俩还没见过面。」汤庆把狄力介绍给了许行长。
  狄力握着许行长的手说:「幸会,幸会。」
  许行长也笑着说:「狄乡长看样子还不到30岁吧,年轻有为呀。」两个人鬆了手,许行长转头对汤庆说:「我对这个不感兴趣,建行刘副行长说要找我打牌,叫我到这里找他,我转了一圈,也没看见人。」
  梁庆贺一听忙说:「既然许行长想打牌,咱们四个不是正好吗。等刘行长来了,我再让给他。」
  许行长看样子是个麻将迷,一听就欣然同意了。一行人来到棋牌室,小姐早已摆好桌椅,放好了麻将牌。抓完风坐下后,汤庆问许行长:「咱们怎么玩法,许行长你是领导,你来安排吧。」
  许行长哗哗铧的洗着手里的牌说:「老规矩,谁点炮谁掏钱,自摸另三家全掏。谁胡谁坐庄,点炮100,自摸200,明槓100,暗槓200,黄庄不黄槓,怎么样?」
  汤庆和梁庆贺两个人都表示同意,狄力一听玩这么大,自己就带了六百多,几把下来还不得输光了,他朝梁庆贺使个眼色。梁庆贺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说:「许行长,我先去方便一下,马上回来。」
  狄力也说要去,跟着站了起来。
  许行长的胖脸开了花的道:「还没玩,你就要放水,兆头可是不好呀!」
  梁庆贺说:「没办法,人有三急,不放不行啊!」
  两个人出了门,梁庆贺说:「是不是钱带的不多,给,这是一万,你先拿着。」说着从随身带的包里拿出一叠钱来。
  狄力接过钱问到:「这姓许的什么来头?」
  梁庆贺答道:「许行长的老丈人以前是省人民银行的行长,虽说现在退了下来,据说在省里还是很有影响的。姓许的是从邻市的工商行副行长调到这里任行长的。咱们赶快进去吧,不能让他等急了,他可是财神爷。听说,他特喜欢打麻将,不过不熟的人,他是不一起玩的,今天是个好机会。兄弟,你就放心大胆的玩吧,有哥哥我和汤庆呢。」
  狄力点头说行。
  回到桌前,正式开战,第一把狄力刚听牌,打出一张三万準备听一、四万,就看见许行长的胖脸一颤,哈哈笑着说:「胡了,边三万。」
  汤庆和梁庆贺都夸许行长手气好,头一把就开胡了,接着笑骂狄力放响了头一炮。
  许行长哈哈笑着,没有说话,接着几把下来,狄力又点了一炮,胡的还是许行长,不过自己也自摸了一把,开了一个暗槓,倒还赢了一千。汤庆和梁庆贺两个一把没胡,还老是点炮,许行长乐个不停。
  几圈下来,狄力赢了接近六千,许行长看样子有一万多了。正在这时候,许行长的电话响了,许行长接听后大声说道:「我说老刘,你跑到哪去了?什么?
  哦,那你来吧,我在凯元的棋牌室等你。「许行长放下电话说:」是建行老刘,说刚才有事,现在马上过来,咱们边玩边等。「
  大约等了有一个小时,一个瘦高个男人进了包间。汤庆和梁庆贺急忙迎了上去说:「刘行长,你来晚了,许行长等不急,我们就凑了凑手。」
  刘副行长说:「对不起,刚才单位临时有事,你们既然玩上了,就接着玩,我在旁边看看就可以了。」
  梁庆贺说:「那怎么行,还是你玩吧,我手气太背,你给我倒倒手,我一会再上。」
  狄力一看自己赢了差不多七千,就站起来说:「梁总,还是你玩吧,我在旁边看着,玩了这会,我觉得肩膀有点痛。」
  梁庆贺说:「好,那我就上了。」
  狄力认识刘副行长,两个人打了招呼后分别坐下。狄力坐在梁庆贺后面,看了几把后,他明白了梁庆贺为什么没胡几把牌了,有次明明自摸,也没推倒,而是把摸到手的牌打了出去。狄力估计汤庆也和梁庆贺一样,两个人总是隔三差五的小胡一把。
  汤庆看狄力在一边坐着,就叫进来小姐,让她领狄力四处转转,说他第一次来,好好参观一下。
  中午时分,狄力接到汤庆的电话,要他到餐厅找他,牌局散了,正準备喝酒了。狄力来到包间,一看关云也起来了,睡了一觉的关云看起来精神好了很多。
  汤庆和梁庆贺不住的夸许行长和刘副行长两个人的手气好。狄力笑着问刘副行长:「怎么样,你接的梁总的地方,输了还是赢了?」
  刘副行长说:「还行,小赢了一些。」
  梁庆贺在一边说:「狄力,你那个地方是个坑啊,和着你赢了走了,要我给你去填坑去了,一上午,我也没胡几把。」
  许行长说:「不要着急,喝完酒咱们接着玩,让你找回来。」他赢了将近三万,心情极为愉悦。
  大概是恋着下午的牌局,许行长喝的不多,刘副行长是海量,倒是来者不拒,六个人一会儿四瓶五粮液喝完了,汤庆还要上酒,许行长说:「不喝了,吃饭,吃完饭洗个温泉浴,咱们接着开战。」
  狄力转了一上午,大体知道了这个凯元是吃、喝、玩、乐于一体的大型娱乐城,这渡假村名字起的名副其实,果然是个渡假的好地方。来来往往大都是市里的头面人物,这个上午,狄力碰到不少熟人,和几个熟人打打檯球、保龄球,时间过的倒也很快。
  汤庆给许、刘两位行长介绍着温泉浴说,这温泉取自地下热水,不是人工加热的,富含多种矿物质对身体极有好处,还请两位领导以后多多捧场光临。许刘两人躺在水里,脸上露出舒服的表情,许行长说:「汤总,还是你有头脑,这个渡假村搞的红红火火。不错,这温泉浴比起桑拿来好多了。」
  汤庆说:「这还不是多亏了各位领导帮忙,要没有二位的支持,我这个渡假村也搞不起来!」
  梁庆贺和狄力关云在一起洗,狄力看到关云日渐隆起的肚子说:「关哥,这肚子不小了,该减肥了,要不以后怎么抓贼呢?」
  梁庆贺在一边笑了:「兄弟,现在关局还用的着亲自抓贼吗,在一边指挥,说说话就行了。」
  关云也笑着说:「没办法,这肚子就是喝凉水也长肉,没办法。」关云用手拍了拍肚皮。
  狄力看着关云的肚子,想起一件事,哈哈笑了起来,把关云两人笑糊涂了:「有什么好笑的?」
  狄力越想越好笑,眼泪都流了出来,他指着关云的肚子说:「看……呵呵…
  看到你的肚子,我想到一个问题,呵呵……「
  梁庆贺问:「什么问题,这么好笑?」
  狄力强忍住笑说:「我想关哥要是办事,有这个肚子在,不知道鸡巴能不能够的着女人的比啊!」
  梁庆贺听了也是哈哈大笑,关云也笑了:「该怎么办,还怎么办。共产党能叫尿憋死,换个思路,不就搞活了。」
  三个人一起大笑,看到许刘两人在水里站了起来,狄力等人也连忙起身,换好衣服。刘副行长说:「我单位还有事,老许,下午我就不陪你了,你和汤总梁总他们一起玩吧。」
  许行长说:「那行,你忙去吧,我们几个玩。」
  关云对麻将不感兴趣,他让一个小姐领他到KTV包间,说去看影碟。剩下的四人就坐麻将桌前推起了长城。不知不觉,时间到了五点半,狄力一看表,对许行长说:「许行长,我家里还有事,六点我必须赶回去,不能陪你玩了,还请恕罪。」
  许行长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钱,大约有个六万多了,觉得也差不多了,就说:「既然狄乡长有事,咱们就散了吧,你们两个输家有什么意见。」
  汤庆说:「我们没什么意见,既然狄力有事那就散了吧,咱们下次再玩。不过,许行长你不能走,中午你没喝酒,是为了下午打牌,这晚上没事,酒可不能少喝了,咱们一会好好喝喝。」
  许行长赢了钱,心情很好:「行啊,一会好好跟你们喝,现在时间还早,现在干什么?」
  梁庆贺说:「要不先去KTV,唱唱歌跳个舞。」
  汤庆叫来司机,让他送狄力回家。狄力进了家门,一看桌上摆满了菜,不知道倩玉搞的这是哪一出?他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没见到个人,觉得奇怪,倩玉搞什么鬼?摆了这么多菜人却不在。
  他来到卧室,换了衣服,把包拿了过来,数了数里面的钱,除了梁庆贺开始给的一万,剩下的还有三万多:「好家伙,」狄力在心里说:「汤庆和梁庆贺这一天就输了十万多。这钱送的,可真是不显山露水,送的巧妙,收的开心。」狄力暗自感歎道。
  房门响了,狄力急忙把钱收进包里走了出来。一看倩玉和倩雅姐俩回来了。
  倩玉手里还拿着一个蛋糕,狄力问:「今天谁过生日?」
  倩雅听了哈哈笑了起来,她反问到:「你说谁过生日?」
  狄力说:「倩玉的生日不是今天,妈的生日也不是今天,难道是你生日?」
  倩雅笑的更厉害了:「倩玉,不得了了,你老公这乡下的下坏了,脑子完蛋了,连自己的生日都不知道了!」
  倩玉白了狄力一眼,把蛋糕放在桌子上说:「他呀,满脑子都是他那乡下的大婶、小妹,心里哪还有别的呀!」
  狄力急忙说:「打住,什么大婶、小妹的,别让姐听了笑话。」
  倩玉说:「你还知道丢人?」
  狄力也有些生气的说:「你……」
  倩雅连忙接过话来:「倩玉你干什么,不是刚才乐不滋的又是洗菜又是炒菜的,嘴里还哼着歌了,怎么一见面两人就吵上了!」
  倩玉听了,脸上露出羞涩的神情:「姐,你不知道他多么气人。」
  「好了,怎么着今天也是狄力的生日,你就别发小孩子脾气了。赶快换衣服吃饭吧,我都馋坏了,这么一桌子好菜。」倩雅笑着劝说倩玉,然后拉着她进了卧室。
  「狄力。」卧室里传来倩玉的叫声。
  狄力不知道又发生什么事,急忙跑进了卧室。一看床上撒满了钱。原来自己刚才出去的时候,忘记把拉链拉上了,倩玉一拿他的包,钱就从里面撒了出来。
  「这么多的钱哪来的?」倩玉问狄力。
  狄力就把和许行长一起打麻将的事说了,倩雅伸了伸舌头说:「可真是财大气粗,十来万就这么输了」。
  倩玉没有说话,把钱收拾好放进包里,然后对狄力说:「你先出去吧,我和姐姐换衣服了。姐,你也别穿这个吃饭了,一会换了我休闲的衣服。」倩雅今天穿的是一身职业套装。
  再从卧室里出来,倩玉恢复了往日的活泼,三个人有说有笑的吃着饭。席间倩雅举杯祝贺狄力生日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又逼着狄力吹蜡烛,唱生日歌,搞了不少恶作剧。
  吃完饭,倩雅想收拾东西,倩玉说:「姐,不用了,明天再收拾吧。」
  三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狄力不经意的看了一下表,时钟指到了10点,他觉得奇怪,怎么今天倩雅没有提出回家呢?
  倩雅看见了狄力的动作,她不由自主的也看了一下表,脸没来由的红了,刚才还有说有笑的,一下子变得静了下来。
  倩玉看到倩雅不说话,光看表,抿嘴一乐说:「姐,时间不早了,咱们洗洗睡觉吧。」
  倩雅红着脸点了点头。狄力一听急了:「啊!怎么着,今晚还是我一个人睡呀!」
  「一个人睡怎么了,你当你是香勃勃呀,谁愿意搭理你。」倩玉笑着拉起倩雅进了浴室。
  客厅里只留下狄力一个人在发愣:「我靠,看样子今天又要一个人独守空房了,倩玉搞什么鬼?」
  浴室里,倩玉脱了衣服看着姐姐脱衣,然后说:「姐,咱们可是说好了,要给狄力一个惊喜,你可不许临阵脱逃呀!」
  倩雅脸红的厉害,往日的伶牙利嘴不知了去向。
  倩玉走到姐姐身边,摸着姐姐的乳房说:「姐,你保养的真好,乳房一点也没下垂,真令人羡慕,不知道我到了你这个年龄,会不会和你一样。」说着,手不老实的在倩雅的乳房上按压弹弄。
  倩雅不好意思的扭着身子躲避倩玉的魔手,「好了,倩玉你还让我洗吗?」
  「怎么不让你洗了,这不是在洗吗?我给姐洗呀。」倩玉咯咯笑着,手不停的在倩雅的身上乱摸。
  「不要摸了,摸的我怪痒的。」倩雅强忍住痒意说。
  「哪里痒了?是不是这里?」倩玉猛的摸了姐姐下面一把。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倩雅身子猛的颤抖了一下,她红着脸说:「别闹了,倩玉,再闹我可就要回去了。」
  倩玉放了手,在自己的身上抚摸着,边摸边笑。倩雅对她说:「看你那骚样。」
  倩玉没有理会倩雅的讽刺。继续在自己的身上摸着。倩雅想起那天晚上姐妹俩在一个房间里睡觉。倩玉问她对狄力的看法。倩雅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搪塞了一番。倩玉说:「姐,你就别装了,今天我看你看狄力的眼神就不对,你还不承认。」
  倩雅连忙说:「倩玉,你胡说什么,再说,姐不理你了!」
  没想到,倩玉反而把身子贴了上来,紧紧的搂着她说:「姐,有就有呗,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再说了,我自己的老公招人喜欢,我还高兴呢!」
  倩雅转过脸冲着倩玉说:「你胡说什么呀,狄力要是在外面有别的女人,看你还这么说吗?到时候我看你就该哭了。」
  倩玉把手伸进姐姐的衣服里,摸着姐姐软滑细嫩的乳房说:「要是这个女人是姐姐你,我就不哭,相反我还会很高兴。」
  「干什么呀你,把手拿出去,越说越不像话了。」倩雅假装生气的说。
  倩玉没有把手拿出来,相反加大了力度揉捏姐姐的乳房。倩雅的乳头在她的抚弄下挺立起来,她的呼吸变得急促,倩玉边摸边促狭的看着她,小嘴不时的往倩雅脸上吹气,她的另一只手抓住了倩雅的屁股,大力的捏着。
  倩雅的身子从开始的被她刚摸上来的僵硬,慢慢变得鬆软起来,鼻子里发出了微微的呻吟声。
  倩玉对姐姐说:「姐,我知道你喜欢狄力,要不我给你这个机会,让你去找他。我现在肯定狄力在隔壁正挺着鸡巴呢!」
  一声鸡巴在倩雅心头不亚于响起一声惊雷,她觉得阴道里猛的一阵收缩,一股淫水喷涌出来。她的眼睛里闪动着迷茫的神色,她感到自己就要迷失了,好不容易才定下神来,把倩玉的手从乳房上拿开说:「不要胡闹,妈在呢。」
  倩玉听了咯咯的笑了说:「妈在,你不敢,那等妈不在家的时候,你可不要推了!」
  倩雅也被她气笑了说:「没见过你这样的,怎么老想着把老公往别的女人身上推呢,你是不是有病?」
  「我没病,我就是心疼姐姐你呀!我不管了,到时候我一定要让你和狄力睡在一起。」
  倩雅从回忆中清醒过来,觉得自己的阴户里有什么东西在动,低头一看,竟然是倩玉把一根手指插了进去,她急忙把倩玉的手指拿出来说:「要死呀你!」
  倩玉笑着说:「姐,我洗好了,我先出去了,在外面等你。」说着,就要光着身子出去。
  倩雅说:「喂,你看你是什么样子,穿上衣服再出去呀。」
  「不穿了,省得一会再脱,怪麻烦的。」倩玉笑着光着身子走出了浴室。
  狄力看见倩玉赤裸着身体从浴室里出来,惊讶的张大了嘴。平时,他们两人在家的时候,只要温度合适,倩玉经常洗完澡不穿衣服就出来的,只是今天有她姐姐在,她居然还是这么一丝不挂的出来,狄力简直看呆了。
  倩玉笑吟吟的走了过来,乳房随着身体的运动而上下波动着,小腹间的阴毛在沐浴后显得更加黑亮,狄力看着只眼晕。
  「看什么看,呆子,忘了我给你说的了,今天我要给你个惊喜。」倩玉坏笑说。
  看着坐在自己腿上,双手搂着自己脖子,笑吟吟的倩玉,狄力彷彿觉得是在做梦。他惊喜的问:「玉儿,你是说……」他朝浴室努了一下嘴。
  倩玉的眼睛眨了眨,脸上露出调皮的笑容。狄力激动的差点跳了起来,搂着倩玉狂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