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妈妈,菅芙

时间:2018-07-09
当我的阳具在我妈的阴道口摸索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有点内疚。看着犹如母狗般摇摆着屁股,嘴里哈哈喘气的妈妈,我突然迷惘了,不懂该不该继续下去。或许我只要挺身引向妈妈不断往后退的屁股,就可以轻易的肉体上佔有我爱的妈妈,但是我却有点想临阵脱逃。虽然一切都是我策划的,我也以为我可以很轻易的再度进入把我生出来的地方,但是我犹豫了,看着醉倒的爸爸,看着挂在我母亲房里墙上,爸妈的结婚照,我犹豫了。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
    我妈是一个很普通的家庭主妇,她本来是一间公司的主管,生了我后,她就辞掉了工作,说要专心的带孩子。我慢慢长大后,岁月虽然刻划在她的脸上,却没有在她的身材上留下痕迹。我母亲是属于那种娇小玲珑型的女人,身段却比一些高佻的女性还要好。我后来有拿我妈的内衣量过,是C罩杯,刚刚好一手掌握的大小。一句成语可以很贴切的形容我妈的腰,就是杨柳细腰。妈妈的下半身因为有生过孩子,所以屁股有点大,但是却变得更加的吸引人,原因无它,因为她走路的时候,屁股会左摆右摇,好像路边的一些母狗,在对后面的男人说,来干我啊,来干我啊。
    说了我妈的身材,当然要说说脸孔。出了一些皱纹开始在我妈的眼角上冒出来,其他的都还好。我爸常对一些身边的朋友说我妈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眼睛,没错,我妈的眼睛特别会勾人的魂,尤其是她喝醉用迷离的眼神看着妳的时候。
    会对我母亲开始有幻想,就要从我十一岁那年说起。和一些故事的情节一样,我撞见我爸妈在客厅里做活塞运动。对当时候的我撞击很大,有一段时候我都无法接受我的父母,因为他们在我心里的印象统统破灭。他们的脸孔不再是慈祥的,而是狰狞,淫蕩。
    那晚,天气很热,我半夜被热醒,突然听见外面客厅有一些声音,我把门打开,那道声音更加的明显,就好像有人被掐住所发出来的声音。我拿起挂在门把上的假刀,踮起脚,静悄悄地走向客厅。我看到两道人影在挣扎,当我要拿起我的假刀冲过去后,我才藉着厨房里的灯光看到是我父母。
    我妈妈上半身趴在沙发边上,爸爸站在她的身后,扶着她的腰,不断地向前推。妈妈的脸颊红通通的,一些髮丝沾在她的脸上,嘴巴微张,不断地在喘气。爸爸在她背后,脸看起来很狰狞,一边拍打着妈妈的臀部,每拍打一下,妈妈就会仰起头:「啊。。。」然后爸爸就会骂妈妈小贱人,一些难听的话。
    妈妈的两粒乳房压在沙发边上,看起来更加的圆润,不断的摇动下,偶尔我还可以看见挺立的乳头。我站在角落,玩弄着我的下体,那时候还不会上下摆弄,只会不停地搓,不停地搓。不久,我被爸爸的低吼声下了一跳,就赶快跑回房间里。
    从那时候,我开始把我妈妈当成了女人而不是家人,也开始越来越讨厌爸爸,我一直觉得是他欺负妈妈弄疼妈妈。我的童年就在我意淫妈妈的情况下度过了。
    上了中学,在朋友的教导下,我学会了自慰,也学会了耍心机。当要一家人出去母亲打扮性感,穿低胸连身裙的时候要妈妈帮我从鞋柜里拿鞋,然后趁她弯腰的时候,看她的乳沟,偶尔看见内衣边沿就很兴奋了。也会假装给她一个拥抱,感受她乳房的挤压,偷嗅她的头髮香味。有时还会站在他们的门外偷听我妈妈的喘气声,一边打手枪。
    话说回来,那次之后,他们再也没在客厅做爱,可能我爸爸也知道我偷看了也说不定。
    我和我爸爸的关係越来越差,我也越来越叛逆,有次还和爸爸打起来。妈妈吓得分开我们两个,还给了我一巴掌。
    爸爸当晚也没有回家。那晚,我认为是机会来了,我在厕所拿了妈妈用过的内裤,一边嗅着她小穴的味道,一边打着飞机。在高潮的时候,我用内裤紧紧地包着我的阳具,就好像妈妈的小穴温柔的套着我一样,这样的想像,让我射得更多,更用力。
    我泡了一杯麦片,把我刚射的精液倒进去,然后拿去妈妈的房间。一进来,看到妈妈穿着她的黑色丝绸睡裙侧躺在她的床上,乳房因为没穿内衣,迎着地心引力垂向侧边,乳头很清晰的挺立起来,裙角因为躺着,稍微有拉到,隐约间可以看见白皙的大腿。看到这个画面,本来已经软化的阴茎,又在蠢蠢欲动了。这个画面是我第一次看到,因为我妈妈不曾在我面前穿上睡衣,我认为这是我赶走家里那个坏人上天给我的福利。
    我轻步走到妈妈的面前,把裤子拉到膝盖,拿出我的阴茎,慢慢地伸向妈妈的嘴巴。我很激动,我记得那时候的我已经有点站不住,因为刺激太大了。想像看,有几个人可以有机会让自己妈妈的嘴唇接触自己的阴茎,而且还是穿着性感黑色丝绸睡裙。我的阴茎离妈妈的嘴唇已经不远了,我知道妈妈随时会醒来,但是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只要动到一下就好了。只要动到一下就好了。』越来越近,我的集中力达到有史以来最高点,我可以在我的阴茎上感觉到妈妈的呼吸,我可以看见妈妈在微微颤抖的睫毛,我好像可以透过妈妈的睡裙看到她那迷人的乳头。我超级兴奋。
    从我的角度望下去,阴茎距离妈妈的嘴唇只有一张纸的厚度的距离,我只要轻轻的动一下就可以触碰到了。突然,在这个时候妈妈移动了一下,不移动还好,由于我阴茎和妈妈嘴唇的靠得很近,妈妈一移动,就吻在我的龟头上了。一瞬间,我感觉到一个柔软的东西顶在我的龟头上,龟头一个蠕动,我已经快要射精了。
    我忘了我妈妈醒来看到这个画面的可怕后果,我忘了现在我的处境很不安全。我只要射精,我只要高潮。我拿起已经装了麦片和精子的杯子,对準,按摩我的阴茎一下,很快的我就把满满地精子射进杯子里。这时候,我才可以稍微冷静的看妈妈一眼,幸好妈妈还没醒,可能刚才哭得太久,哭得太累了。射精后,冷静下来,我却有一个更加疯狂的想法。
    我想触碰我妈妈的乳房。
    我想要触碰妈妈的乳房,我想要触碰那个我用眼睛看了好几年的乳房。现在这样的机会不常有,我一定要好好珍惜。我把杯子放好,本来已经有点冷静的心情再度澎湃起来。
    我即将摸到妈妈的乳房
    我即将摸到妈妈的乳房
    我即将摸到妈妈的乳房
    我即将摸到妈妈的乳房
    我即将摸到妈妈的乳房。
    我快要疯了,我觉得头脑快爆炸了。我的手不受控制的伸向我妈妈的乳房,抓一下就好,感受那个柔软就好,感受一下重量就好。妈妈,我爱妳。
    我可以看见我手的青筋在蠕动,距离妈妈的乳房越近,我的手指就颤抖得更厉害。终于,终于我碰到了妈妈的乳房。妈妈的乳房因为我的触碰抖动了一下,妈妈的乳房好柔软,我好像可以在把它弄成任何的形状。我用手轻轻扶在妈妈的乳房边沿,感受那个重量,好舒服,好有感觉,我已经感觉到我的阴茎再度挺立,而且坚硬如铁。
    突然,妈妈翻了一个身。吓得我把裤子穿好,然后冷静一下,不敢有任何的动作。一直等到妈妈再度睡着,我才松了一口气。等到阴茎恢复了大小,我才推推妈妈的背,把她唤醒。妈妈吓了一跳,一看是我,松了一口气。我直接在床边跪下,然后把杯子举高,请求妈妈的原谅。我记得我妈妈坐了起来,摸摸我的头说:「你知道妈妈爱你,爸爸也爱你。」
    我点点头,我已经说不出任何话语了,因为妈妈坐了起来,她却忘了她是穿着裙子,还是她根本不在乎,反正我可以透过裙底沿着她白皙的大腿,看见她的黑色内裤。黑色内裤鼓鼓的,好像包着一个小山丘,可能我眼花,我竟然可以看见几条毛从内裤边冒出来。
    我感觉到裤子越来越紧了,我随便说我要上厕所,逃跑般的离开了妈妈的房间。在离开的同时,我用眼角看到妈妈一口起把麦片喝完不知道怎么了,看着妈妈鼓动的喉咙,想到妈妈吃了我的精子,我直接就把精子射在了裤子上,还好,妈妈来不及看到。
    我对妈妈所做的事情,随着我年龄的增长变本加厉的变态。我对透过衣领或者低胸装看胸部已经感觉到不满足,就算后来妈妈陆陆续续有吃到我几次精子,我已经没有感觉到刺激了。唯一还可以的是,厕所篮子偶尔会有妈妈的性感内裤出现,我就可以打一枪。我想要佔有我妈妈。我想要把我的阴茎塞进她的阴户里。母亲节即将到来,是应该好好计划一下了。在大学期间,我透过一些关係,拿到了一小瓶的春药,看来是时候派上用场了。
    母亲节的前几天,我假装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我爸讲话,也提到说母亲节当天我们三个人在家里庆祝,喝喝酒,庆祝我成长了。会成长很快哦。嘻嘻。说到喝酒,我妈一开始还反对,不过很快的我爸就替我说话了,妈妈也只有答应了。看来我几天来的尝试培养回感情还是不错的。
    母亲节当天,我整个脑袋都是在想着今晚的事情,阴茎一整天都在挺立着。内裤最伟大的用处就是可以避免我们勃起得太明显。上课的时候,看着导师隆起的胸部,想到妈妈的胸部几乎是囊中物了,就非常兴奋。上完课,回到家里,妈妈把菜端出来,爸爸也拿出新买的烈酒,拿起两个杯子然后倒满。
    「儿子,来喝!」
    「哎呀,先吃饭再喝嘛,空肚子喝酒伤胃呢。」
    妈妈尝试拿走爸爸手上的杯子。
    「哎呀,妳别理,今天我开心,儿子也开心,就让我们不醉不归。」
    说完,爸爸把手上的酒一口气喝完。对不起,爸爸,醉的只是你而已。今晚我可是有事情要做呢。嘻嘻。桌上的菜餚没有动到,却多了两支空的烈酒瓶。爸爸已经很醉了,脸趴在桌子上,手里拿着一个酒杯,嘴里一直在叫着妈妈的名字。
    「菅芙,我好开心啊。」
    妈妈扶着爸爸的手,摇了摇头,脸上却满满是幸福。
    我好嫉妒啊。
    「你看你爸,说要一起喝,却自己喝倒了,菜都凉了。你也别吃了,等下安顿好你爸,我们就两个人出去吃晚餐庆祝我的节日。我去拿热毛巾。」
    我点点头,微笑,站起来取代妈妈的位置,扶着爸爸的手。
    妈,别出去了,我们有事情要做呢。
    确定老爸睡着后,我拿出藏在口袋里的小瓶子,打开瓶盖。拿起妈妈的酒杯,轻轻地倒了一些下去。妈妈,今天妳不用再喝到我的精液了。嘻嘻。
    「小伦,来帮我扶你爸爸回房间。」
    「哦。」
    妈妈走路还是无声无息,我赶快把杯子放回原位。帮爸爸盖好被单,和敷上热毛巾后,妈妈的衣服有些淩乱。忘了说我妈妈的穿着了。因为下午出席朋友的婚礼,回来没时间更衣就直接把菜餚烹热,所以还是穿着同一套衣服。她穿着米色的连身裙,胸前的V领一直开到胸部下一点,所以可以稍微看到一部份的乳房。这条连身裙是类似晚装,但是修改过,看起来比较休闲。下半身比较紧,可以把她的腰一直到大腿的弧线很清楚的勾勒出来。从背后望去,那么紧身还看不到内裤的痕迹,我想妈妈不是没穿就是穿丁字裤而已。
    话说回来,因为妈妈的衣服有点淩乱,所以遮住左边胸部的布料被爸爸的手移动的时候,卡到了一下,所以胸部露出的部份更大了,我可以看到一些类似胶布的边沿贴在我妈妈乳房上。
    「妈,刚才都是爸爸在喝,现在轮到我们两母子喝一杯才出去好吗?」
    为了不让妈妈发现她春光咋泄,我赶紧拉着妈妈走回厨房去。妈妈也不疑有我的直说好。
    「妈妈干(乾)。」
    「乾。。」
    妈妈一口气把酒喝完,还很调皮的把酒杯翻过来。
    「妈妈一口气喝完了,到你。」
    我看着脸颊红通通的妈妈,更加的兴奋。
    接下来,就是拖延时间,让药效发作。这个比较简单了。
    「妈妈,我去洗一洗澡,全身都有汗臭味。」
    「好,快点,迟了饭馆都没开了。」
    我打开花洒,沖洗着自己的阴茎,把快要炸开的性慾稍微沖淡一些。我把包皮翻过来,把一些白色污垢洗掉,等下看你了,好兄弟。
    差不多十五分钟过去了。
    「妈,可以拿毛巾给我吗?」
    妈妈没有回应。
    「妈!我要毛巾!」
    这时才看到妈妈姗姗来迟的身影。我故意把门全部打开,一丝不挂,肉棒挺立的等着妈妈出现。很快,妈妈就出现在厕所门前,衣服更加的淩乱了,裙尾也卡在大腿上,可以看见一点粉红色的丁字裤。脸颊更加红,嘴角还有一点口红印?我假装惊讶门没关,妈妈看到我的反应,才注意到我没穿衣,不,我赤裸着。她的眼神有点迷离(我说过这样最吸引人),眼神从我的上半身慢慢移动到我的肚子,然后再往下。
    我妈妈终于看到我雄伟的阴茎了!我终于让我妈妈看到我的阴茎,已经长毛的阴茎了!我感觉到我的龟头已经有一些透明液体流了出来。妈妈看着我的阴茎,我好像..好像看到妈妈吞了一口口水。
    她强逼自己闭上眼睛,「你的毛巾,快出来,我肚子有点饿了。」
    我看着妈妈有些脚软,扶着墙的离开,裙角随着她走路也终于慢慢的调回原状,好像一场小高潮的落幕。整个过程,说来话长,其实也不过三分钟左右,其中一分半钟,是在妈妈盯着我的阴茎看度过的。我控制着自己想要打枪地冲动,把宽鬆的裤子穿上。是的,穿上,还是可以看见我阴茎把裤子撑起一个小帐幩。从刚才妈妈的反应来看,药效已经开始了,可能妈妈已经开始自慰。想到这里,我悄悄打开厕所门,儘量不发出声音,一步,一步的走向客厅。客厅没人,难道在房间?妈妈房门半掩着,我推开了一点。
    一股热流冲向我的脑袋,和我的龟头,我感觉到龟头流出的透明液体,已经弄湿了裤子。妈妈上半身赤裸,跪在床上,头在爸爸的胯下努力着。妈妈的口水已经把爸爸的阴毛弄湿,爸爸的阴茎还是不见起色。当然,爸爸都还在醉着,我看半硬已经是极限了。不管妈妈手口并用,深喉,爸爸还是没有感觉,阴茎还是倒了下来。
    妈妈,只要妳转过头,就可以看到一支可以用的阴茎在等着妳哦。
    我把房门全部推开,「妈妈…」
    妈妈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头仰起来,呻吟一声,然后趴在爸爸的阴茎上喘气。是高潮了吗?我只是唤了妈妈一声,她就高潮了?药效那么厉害。
    「出去…」妈妈蚊子般的声音传了过来。
    「妈妈..」
    「你出去!」
    妈妈坐起来,把连身裙拉上盖住胸部,然后脸色有点不好的走向我。
    我走前几步,先捉起妈妈的手,我感觉到她再度颤抖,双腿好像尿急般夹紧,然后啊了一声,跌坐在地上。我的阴茎,就是那么巧的顶在妈妈的额头上。妈妈的身体不停颤抖,不是那种情绪激动的颤抖,而是有节奏的,一波接着一波。等她身上的颤抖结束后,她皱着眉头,用手把我的阴茎推开。妈妈,妳只要稍微移动一点,就可以避开我的阴茎了,为什么妳偏偏要用手捉呢?难道妳潜意识是需要阴茎的?
    我不等妈妈放开我的阴茎,我弯腰,双手穿过妈妈的腋下,一把把她拉起。
    「妈妈,妳怎么了?」
    妈妈迷离的看着我,突然我感觉到隔着裤子握着我阴茎的手越来越紧,最后还上下移动了几下,再放开。
    「你..」妈妈喘着气,「出去..」
    「我们是母子…不可以…不可以..」
    妈妈双手掩着脸,后退后退,然后踢到床,跌在爸爸身上。她的臀部坐在爸爸的软肉棒上。不一会儿,她开始用屁股磨爸爸的软肉棒。
    「妈妈,我就站在这里看,然后自己打手枪。不会干涉你们。」
    妈妈听到我的话后,屁股停止动作,呆了一下后,双手不再掩脸,避开我的眼神,开始把身上的连身裙脱到一半,走到床尾。她再度用口温暖的包围着爸爸的阴茎,然后把掩着乳头的乳贴撕开。我趁机走近几步。妈妈的乳头比起以前我看到的时候,变得更加的大颗了。乳晕上的疙瘩更加的清晰,更加的粒粒分明。妈妈感觉到我的靠近,吸弄爸爸的阴茎更加的卖力。看着口水沿着爸爸的肉棒流到阴毛上,我把裤子脱下,开始手淫。「妈妈,我可以走近点吗?」
    妈妈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嘴巴上依然在努力着,只是空着的双手开始移向自己的胸部。
    「妈妈,我来了哦。」
    感受到我走得越来越近,本来在吸着爸爸阴茎的妈妈,突然看着我。我手中的动作也立刻停止,难道妈妈要了…?妈妈看着我的阴茎,一边吸着爸爸的阴茎,双手捏着自己的乳头。
    「妈妈,我可以站在妳旁边吗?看妳口交吗?」
    「啊…」
    妈妈听到,再度啊了一声,口中的动作也停止了,双手用力的捏着自己的乳头。我一大步直接移到妈妈的旁边。现在爸爸依然躺在床上,下半身几乎已经要跌入床下,妈妈跪在床尾边,头依靠在爸爸的两腿中间,而我就站在妈妈的侧边,阴茎面向着她。妈妈关着自己的双眼,手也悄悄遮盖住自己的乳房。高潮后恢复一点理智的妈妈,本来快要消失的羞耻心又在一点一点的回来。不过仅仅是羞耻心而已,因为我看见妈妈的的屁股处已经有点水迹,而她的双腿除了夹紧还会互相搓来搓去。
    妈妈感觉到我阴茎离她不远,她有点紧张。
    「妈妈,我还要看妳用嘴巴套弄爸爸的阴茎。我的阴茎还没有射精。」
    妈妈好像无动于衷,但在听到阴茎两个字,她握紧自己胸部的手出卖了她。我故意把爸爸的阴茎,我的阴茎说得很露骨,果然妈妈听到后,好像有点忍不住了。她一直手把自己的连身裙往下推,一直推倒膝盖上,露出里边的粉红色丁字裤。可能她还有一点理智和矜持,知道一站起来把连身裙脱掉,就好像在自己儿子面前自动宽衣解带,暴露自己的身体。所以,把裙子推到膝盖后,妈妈深吸了一口气,用手扶着爸爸的大腿,再度把软阴茎送入口中。
    和刚才的口交不一样的是,妈妈因为我出现而单纯吞吐的技巧开始有了变化,变得比较多样化,偶尔她会用舌头舔弄龟头,偶尔会用手抚摸睪丸。妈妈的乳房也因为她卖力的口交,犹如钟摆般左右移动,看得我差点射了出来。
    「妈妈,我可以摸摸妳的乳房吗?」
    不等妈妈回答,我站在妈妈的背后,把阴茎塞入妈妈的双脚中间,然后双手握住妈妈的乳房下沿,再慢慢的推倒中间,她的乳头好像不倒翁般,压倒了又弹在我的手心。我儿子从背后摸着自己的乳房,我儿子的阴茎和自己湿透的阴户接触,口里还含着我老公的阴茎,这样的刺激,足以把妈妈推向更高的刺激,更高的快感中。妈妈一点都没有挣扎,她的内裤根本就无法阻断我阴茎摩擦她阴户的快感,所以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开始从她的嘴里哼了出来。
    「嗯…嗯…啊啊…」
    「妈妈,我把妳的内裤脱下来哦。」
    说完,我用手勾起内裤两边,慢慢的拉了下来。终于,我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妈妈的阴户是长什么样子的了。饱满的小穴闪闪发亮,穴边的阴毛因为潮湿也变成了一杂杂,妈妈的阴道口一开一合,好像在对我说,快来吧。两瓣小阴唇深红色,犹如涂了最流行的口红,紧紧的贴在大阴唇上。妈妈的阴道口没有味道,我忍不住用手指弄了小阴唇一下,嘴上还说:「这就是生我出来的地方哦。」
    妈妈突然大喊:「啊!干我!干我!我要硬肉棒!儿子,我要你的肉棒!」
    终于,不断的言语刺激,和身体上越来越强烈的快感,让我这个妈妈不再矜持,把她心里的最原始的慾望喊了出来。我跪好,摆好妈妈不断摇摆的屁股。当我的阳具在我妈的阴道口摸索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有点内疚。看着犹如母狗般摇摆着屁股,嘴里哈哈喘气的妈妈,我突然迷惘了,不懂该不该继续下去。或许我只要挺身引向妈妈不断往后退的屁股,就可以轻易的肉体上佔有我爱的妈妈,但是我却有点想临阵脱逃。虽然一切都是我策划的,我也以为我可以很轻易的再度进入把我生出来的地方,但是我犹豫了,看着醉倒的爸爸,看着挂在我母亲房里墙上,爸妈的结婚照,我犹豫了。
    爸爸以为我和他和好,高兴的样子,妈妈看着我和爸爸有说有笑,欣慰的样子,不断在我脑里重演。妈妈的阴唇磨得我好爽,我只要推开这道阴唇,我就可以实现多年来最大的愿望。妈妈的阴户依然不断的出水,把我的龟头也弄得闪闪发亮。但直到刚才还兴奋的阴茎,却开始有点软化。
    「干我啊,小伦…干妈妈…干菅芙…」
    菅芙…菅芙..
.   对了她除了是我妈妈,她还是菅芙,我要干菅芙。我要干那个淫蕩的菅芙。软化的阴茎再度坚硬,我用力挺身,阴茎穿过层层皱褶长驱直入,直接顶到了子宫口,我和妈妈同时发出了欢呼声。妈妈阴道突然收紧,然后一抖一抖,我感觉到一股热流包围着我的龟头。妈妈,又高潮了。
    妈妈的头在摇摆着,嘴里好像在说着不要,不要,又插我插我,我一刺激,抓起妈妈的头髮,逼得她必须仰起头,然后开始猛烈的碰撞她的臀部。
    「嗯嗯…啊..啊啊啊…不要…啊…」
    这样的刺激,我怎么可能可以忍那么久不射精,其实,我在妈妈高潮的时候,已经射了一次,阳具却没有软化,所以可以继续抽插我妈妈肥润的阴户。房间里,充满着我妈妈的呻吟声和我们肉体碰撞的声音。每当我撞击在妈妈的臀部一次,那两瓣臀肉会不断摇动,在视野上不断的刺激着我。我就一个姿势,好像机器人,不断的进和出,直到妈妈的声音也沙哑了,高潮了几次,我还在猛烈的撞击。我是野兽,妈妈到最后只能用鼻音回应我的努力,只能哈哈喘气。
    我没有计划结局,我的计划到了插入就没有接下去了。我不知道爸爸要醒来了没有,当他看到妈妈在我胯下不断高潮,脸上是兴奋的余韵,两粒乳房在被我挤弄,臀肉也被我打得红肿,最重要的,我是他儿子。他儿子在骑他老婆,他会什么反应?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全身都是快感,妈妈只要嗯哈一句,我就很兴奋,我好像射精了几次,阴茎依然很硬,好像吃了伟哥。我没理会后果,在我爸爸醒来之前我可能已经收拾残局,然后妈妈变成我的性奴,得空就做爱。
    快感再度累积在我龟头,我又射精了。
    阴茎还是没有软化,妈妈好像晕了过去。
    我继续干。
    然后?
    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