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八章 魔威大逞

时间:2018-07-11
三个绿袍男人用力拉住繫在那三头魔物腰间的铁链,而每一只双头虎都由两个绿袍男人在照顾着。
  [这是什么啊?」
  [哇:……好可怕的怪物啊!……」
  正在庆幸从翼风族少女的杀招下逃生的打手们,突然间看到如此可怕的魔物,全部都惊恐万状,双脚打颤。
  他们以前从来没有接近过双塔楼中间的房舍,自然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他们被告知的只是这里养着魔物,但从未役有见到过庐山真面目,如呆早知道自己的主人在豢养这等怪物,他们早就逃之天天了。
  嗅到场中浓烈的血腥气,三头魔物越发狂躁起来,那个长着美人头的魔物发出了儿啼般的呜叫,让人头昏脑胀,浑身发软。
  风筱雨和其余的翼风族人全部暗暗吸了一口气,这次的任务真是越来越棘手,起先她们还以为是昔通的小魔物而己,没有想到梁平山庄居然有能力可以培养如此的高级魔物。但事到如今,她们也只有奋战到底了。
  看到翼风族人紧张的神色,山庄主人爆发出一阵狂笑。他双臂一振,身上的衣物碎裂而飞,露出了黝黑的身躯,更为怪异的是,他倏然长出了两个尖尖的角,交叉着竖立在他的脑后,不住地晃动。
  [原来你是魔人一族中的双角魔人!」
  风筱雨的美眸中爆出冷电,脸上的线条一下子僵硬起来。
  [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吗?」
  叶天龙也是看得目瞪口呆,情势的变化越来越複杂了,居然连传说中的魔物和魔人都出现了,这种东西不是只能存在于魔界的吗?
  在人类遥远的传说中,据说是在这一片大陆的某个地方,存在着通过异世界的空间门户,通过这道门户,是一块和风月大陆的生态完全不同的大陆,在那里长年不见天日,经常为黑色的雾气笼罩着,众神大战之后的魔人族就是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他们称其为魔界。
  这是创世神鑒于魔人族的实力过于强大,将他们赶出风月大陆,并在两者之间设立了结界。
  在百族大战之前的遥远过去,作为魔三族中最神秘的魔人族曾经发生入侵风月大陆的事件,但很快魔人就退了回去,那个时候到底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从来就没有人知道。
  只有很少的一点传闻被留存下来,据说是因为魔人族中发生严重的内乱,各种族的魔人相互厮杀。也有人说是创世神的诅咒,魔人们无法适应大陆的生态。
  此后,只有魔人族中的一支,血翼族留在了大陆,在百族大战的时候,他们也很积极的参与,但很快就消失了。不过魔人族的魔物技术却不知为何被遗留了下来,偶尔会有人使用魔物技术来培养低级魔物,一旦被人发现的话,就会成为全大陆的公敌。
  因此,在百族大战结束之后,所有关于魔界的事物几乎完全从大陆上消失,留下的只是一鳞半爪的传说。
  这时候,其它的七个绿袍男人也撕掉了身上的衣裳,他们并不是魔人,但显然他们得到了魔人的血,或者说,他们是用魔物技术改造过自己的身体,他们的身体上有一层密集的鳞片。
  双角魔人的眼中透出碧绿的幽光,向前一挥手,绿袍男人会意地鬆掉了魔物的控制。
  厉声刺耳,三头可,旧的魔物一下子窜了出来,但它们并没有马上朝翼风族的人冲过去,而是冲向了劫后余生的山庄打手。
  剎那间,血肉横飞,被吓得身软腿颤的打手根本就无法抵挡魔物的攻击,眨眼的功夫,所有的打手全部倒在血泊中。
  他们到死也不明白,是他们身上的微弱魔物之气引发了魔物的狂性。因为培养这些魔物的时候,魔人就是用这样的活人来饲养它们的。
  [没有想到,我来到这里不过百年,已经再三掩饰了,可还是你们发现了。」;双角魔人毫不在意打手们的死亡,带着七个绿袍男人开始向风筱雨她们逼近。经过老门子跌坐的地方时,他冷冷地看了一眼惊恐万状的老门子,猛的一挥手,血光顿现。老门子仅仅来得及发出半声惨呼,便被他的手刀劈飞了头颅。
  再没有多余的话,风筱雨和其它的翼风族人都知道现在面临的处境,你死我活,如果不把对方杀死,她们就会没命。
  一场恶战,双方都是竭尽全力,在魔物的协助下,双角魔人和他的七个僕从主导了战斗的主动权。起失被消耗了不少的力量,加之又有伤在身,翼风族的人渐渐落入下风。
  幸好风筱雨奋力缠住了双角魔人和一头魔物,不然的话,翼风族人早就要出现死亡了。但现在的局势也越来越不妙,只要一不小心,翼风族人的身上就会多一条伤口,那两个受伤最重的翼风族人甚至步伐凌乱,招架无力了。
  激斗了片刻之后,只听得两声惨呼,终于那两个翼风族人役有能够再坚持下去,一个被双头虎形魔物身后的那条毒蛇咬住了大腿,接着被旁边的一个魔人僕从狠狠一刀,削去了半个脑袋。另外一个则是被魔物咬掉了半条手臂,失去重心后跌倒在地,成了另外一头魔物的口中之物。
  不过,这两个翼风族人在死之前的反击,也让魔人的两个僕从失去了生命,同时一头魔物的身躯受到重创。
  双方此刻都杀红了眼,同伴的死只能激发起他们更大的杀机。
  在看到魔物向打手发动攻击的时候,叶天龙感到自己心中的杀意一下子冲上了头脑,恨不得自己也下去大杀一场,对于自己有这样的想法,起先他还有些莫名其妙,但很快就变得十分自然,好像这本来就是他的想法。
  叶天龙不知道,在这样的环境中,他内心深处的魔性已经被完全激发出来了,而月女神和暗黑魔神得到环境的帮助,获得了比风女神更强大的力量,也在他的身体里面鼓动,对他进行推被助澜。
  其实,当他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就已经把潜伏在体内的魔性释放出来,而这个时候的所见所闻,血光大阵和鬼眼阴目的作用,以及魔物气息的刺激,终于让他的魔性深深植根在他的脑海。
  略微观察了一下场中的战斗,知道双方还有一阵好杀的,叶天龙便不再理会这里的情况,而是飞身朝塔楼上扑去。
  要破血光大阵,就必须要亢将塔楼上的魔法器物毁掉。
  塔楼上的打手和警卫早己全部到下面了,所以叶天龙毫无阻拦地一直冲到了塔楼的顶端,迎面是一个身穿绿袍的男人,看来也是魔人的僕从。
  二话不说,叶天龙一挥剑,便将他击毙了,出招得心应手,让对手毫无抵抗的时间。
  将发动血光大阵的器物一一毁,掉之后,叶天龙又冲到另外一座塔楼上如法炮製一番。
  虽然血光大阵的器物已经被毁,但它一经发动,消退还是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只有日昇月落之际,才会消失。
  一切完成,叶天龙才现身斗场。这个时候,场上只有风筱雨和那个双角魔人在激烈交手,七个魔人僕从和其它的翼风族人全部倒在血泊之中,已经同归于尽了。而三头可怕的魇物也是伤痕纍纍,正躲在一边舔伤口。
  由此可见,翼风族人的实力有多么可怕,叶天龙想到自己居然能够从翼风族人的手中逃得性命,不禁在心中暗自庆幸。
  看到叶天龙出现在场边,激烈交手的两个人也无暇顾及,但三头魔物却是火速摆出了一副要扑上来的架势,叶天龙不由得本能地退了一步。
  但三头魔物并没有马上扑上来,这不禁让叶天龙暗暗称奇。不过,很快他就明白其中的原委了。原来这三头魇物也是受伤不轻,正在恢复中。而让他更为惊异的是,这三头魔物居然开始啃咬起翼风族的尸体。
  [它们要得到神族的血肉?……」
  略微楞了一下,叶天龙马上意识到这个问题,虽说翼风族和他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但看到他们的尸体被魇物这样糟蹋,还是让人感到十分愤怒,更何况,魔物得到神族的血肉之后,就会变得更加强大和可怕,这可是和他有切身厉害关係的事情。
  [你们这些该死的魔物,」
  当机立断,叶天龙大喝一声,扬剑冲了上去。显然这一声大喝,让激烈战斗的两个人都注意到他的存在。
  风筱雨的眼中不禁掠过一丝迷茫之色,这个男人曾经是她和她的同伴想尽办法要置之死地而后快的敌人,他居然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而且还出手来帮助自己。
  老实说,看到同伴在死后还要被魔物这样糟蹋,她的心中是万分痛苦的,可她现在也是自身难保,哪里还能顾及这些。
  现在叶天龙居然为她出头,这让她不免十分意外。可就这样稍一疏忽大意,她被魔人背后的一枝尖角狠狠刺了一下,疼得她闷哼了一声,再也不敢分心。
  做好了要和魔物狠狠斗一场的準备,叶天龙在冲上去的时候,是十分的小心,浑身的功力也提到了极致,毕竟魔物这样的对手是他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厉吼声中,魔物也冲向了叶天龙,但就在快要接触的那一瞬间,三头魔物猛的一顿,流露出一种畏惧的神色。
  [这是怎么一回事?」
  看到这样的情况,叶天龙也不禁楞住了。他试探性地向前踏上一步,三头魔物居然低低的吼叫了一声,也慢慢往后退了一步。因为它们感受到了叶天龙身上散发出来的魔神之气,这是它们十分害怕的一种气息。
  这一次,连双角魔人也感受到叶天龙身上的这一股魔神之气,他的感觉虽然不如魔物那样的灵敏,但也远比常人强上百倍,因此,这样的气启对他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
  他的心理波动,正在和他激烈交手的风筱雨很快便感觉到了。顿时,她的气势大涨,唰唰两鞭,将劣势扳了回来。
  发现到魔物居然在害怕自己,叶天龙不由得暗自得意,他是得势不饶人,一连数步上前,将三头魔物逼得离开了翼风族人的尸体处。
  困兽犹斗,魔物受到这样的逼迫,似乎是有些愤怒起来,特别是那个有着美女头的魔物,眼中凶光闪闪,口中不时发出刺耳的儿啼声,令人烦躁头昏。
  见到这样的情况,叶天龙心中马上有了一个决断。他改变方向,挥剑朝另外一头看起来受伤最重的魔物逼过去。另外两头魔物见状顿时鬆弛戒备,趁机向翼风族人的尸体跑去。
  叶天龙的嘴角流出一丝冷酷的微笑,身形突然一动,快如迅雷,疾若奔马,直扑那个有关女头的魇物。
  [呱!」
  凄厉的儿啼声中,那魔物急速后退,同时胸前探出的利爪狠狠朝叶天龙抓去。
  不过,毕竟是心有余悸,受到的心理压力过大,魔物的动作显得凶狠有余,灵巧不足,而且速度也慢上许多。
  叶天龙的身子一扭,轻鬆避开了魔物的攻击,手中的烈火剑化作一道破空的长虹袭向魔物当中那个美女头。
  神器烈火此刻也显出其不凡之处,真正的剑还在一尺以外,从剑身爆出的一道火红色剑芒已经到达了魔物的跟前。
  红光一闪而过,魔物虽然是竭力躲避,但无坚不摧的剑芒还是将它连肩带背削下了一大块,连肩头上那个蛇身般的脑袋也飞出老远。
  受到重创的魔物凶性大发,不再后退了。它悍不知死的疾冲过来,恨不得要把叶天龙一爪击毙。同时口中急促的发出[呱呱]的叫声,在它的催促之下,其它两头魇物也开始畏畏缩缩地向叶天龙逼过来。
  一剑伤敌,叶天龙已经大有信心了,见状便哈哈一笑,不慌不忙地闪身,烈火剑展开,一人单挑三头魔物。
  有了魔神的力量,又有神器烈火在手,叶天龙应付起来相当自如,甚至于打斗起来还不如旁边双角魔人和风筱雨的激烈。
  他们两个人虽然都已经是大汗淋漓,但还都是咬牙坚持,手上的劲道一点也不敢放鬆,越是消耗下去,两个人越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现在双方都是在尽最后一点力量,任何的疏忽就要付出生命作为代价。
  一连两剑,叶天龙在那美女头的魔物身上开了两个血洞,让它痛苦的尖叫,乖乖地退了两步。然后他便闪身到了一只双头的虎形魔物前。
  这魇物显然感觉到危险未了,突然间怒吼了一声,整个身子一矮,钢爪抓地,肚皮几乎擦着地面,两个虎头同时张开了血盆大口,露出那两排利刃似的牙齿。身子后面那根毒蛇尾左右微拂,像一条钢鞭。
  叶天龙的剑一引,它突然猛扑过来,势如奔雷,慑人心魄。快要近身的时候,钢爪猛的一伸,两个头同时狠狠咬过来。先天上的压迫感让它心中十分害怕,知道无法躲避,所以乾脆就採取先发制人的办法。
  但叶天龙早有準备,一直到钢爪到了自己的面门前,他才动了。身形一蹲,神器烈火斜着击中了魔物的前胸,红光立刻透体而出。
  凄厉的吼声中,魔物轰然倒地,连脚下的土地也微微震动了一下,但它没有马上死亡,还在地上拚命挣扎着,好像还想站起来,而让人防不胜防的是,身后那根毒蛇尾巴居然脱体而出,直奔叶天龙而来。
  [混蛋,竟然会使这么阴险的招数!」
  没有想到陕死的魔物会有如此一招,手忙脚乱的叶天龙差点儿被在空中狂舞的毒蛇咬上一口。
  险险避过之后,叶天龙一个火大,纵身上去,神器烈火一阵翻飞,把魔物的毒蛇尾巴砍成无数段肉块,这才解了心头之恨。
  兔死狐悲,剩下的两只魔物更加发狂的朝叶天龙扑过来,它们知道今天是逃不过这个人类的毒手了,只不过让它们不明白的是,为何叶天龙的身上会有魔神的气息,这是让魇物天生为之惧怕的气息。
  叶天龙终于体会到魔物的可怕之处,虽然是两头受伤的魔物,但还是给他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只是当魔物攻到他的身边时,就会突然变得缺乏勇气,显得后劲不足,这让他佔了不少的便宜。
  翻翻滚滚,斗了数个来回,叶天龙看準一个机会,一剑将魔物的美女头砍掉。
  顿时一道血柱沖天,只剩下一个小小的毒蛇头的魔物发狂般的乱冲乱撞,飞砂走石,烟尘飞扬,所到之处毁天灭地,将所有碰到的东西全部摧毁,最后和另外一头魇物撞在一起,硬生生撕抓掉它的一个虎头。
  那个虎头蛇尾的魔物顿时厉吼震天,临死反噬,狠狠咬住了它唯一剩下的毒蛇头。
  轰隆一声,两只魔物同时倒地,在地上自相残杀,血肉横飞,肢飞体裂,场面非常惨烈。连魔人和风筱雨那边的激斗也受到它们的影响,不得不将一部分的精力用在防备飞来的横祸上。
  而造成如此隋况的男人却早己跳到了一边,远离这两头发狂的魔物。这样的结果是他最乐于见到的,不用自己动手,轻鬆达到目的。
  [真是完美的一击啊!」
  自我陶醉了一下,叶天龙不禁感到有些遗憾,因为身边缺少了可以表现的对象。想到这里,他转头看了一下还在激烈交手中的两个人。
  这个时候,两头自相残杀的魔物已经滚到了风筱雨和魔人交手之处,渐渐役有了声息,看来是同归于尽了,但它们惊人的声势余威强劲,迫使交手中的两个人只好飞身闪避。
  风筱雨刚刚立稳身形,突然发觉到身前被两只魇物搅起的漫天烟尘中,一股强烈的杀气如刀锋般的冲来。
  想也不想,风筱雨马上纵身闪避,同时挥剑鞭还击魔人的偷袭。
  烟尘在劲气的冲击下四散,前面空蕩蕩的,并没有敌人的身影。风筱雨全力的一击落空,心中顿升不详之兆,知道自己是中了魔人的声东击西之计。
  呆然在她背后有两道劲气无声无启、地疾冲而来,风筱雨无暇转身,只有奋力往前冲,同时收鞭后击,但原本是全力向前挥的鞭子突然改变方向,力量就无法真正完全用上了。
  魔人毫无困难地一把抓住了剑鞭的鞭身,一拉之下,风筱雨的身形不由得一顿。他等这个机会好久了,终于藉着对手分心的机会,创造出这样的良机。
  一直在背后的尖角倏然伸长,从他的肩上弯过来,有如毒蛇的利牙,毫无阻碍地突破了风筱雨的护身真气,刺进了翼风族少女的肩膀。
  [呜……完了……]一阵麻痺感从肩膀处飞快地蔓延到风筱雨的全身,她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血通过尖角流到魔人的身体里,原本就已经透支的力量再也无法支撑她的身体,双腿一软,就要往地上倒去,可是刺入肩膀的双角牢牢地将她的身子架住。
  正吸得痛快,魔人的脑后突然一阵劲风,让他心寒的杀气直迫他的心脏。
  [你去死吧!]魔神的气启、让他的反应稍微迟疑了一下,就听到一声厉喝,红光在眼前一闪。
  神器烈火十分轻鬆地砍断了魔人刺在翼风族少女肩头的双角,从断口的两边同时喷出大量的鲜血。
  风筱雨的身躯软倒,跌扑在地上。而魇人则是一跳三丈高,一阵狂吼乱叫,居然也直挺挺的倒下去了。
  这让叶天龙是一头雾水,原本还打算要和魔人狠狠打上一场的,没有想到这么简单就解决问题了。
  叶天龙他不知道,双角魔人的要害部位就是他的双角,其它任何部位受伤都可以很快恢复,所以一般情况下,双角魔人总是将自己的双角保护得非常好,而且双角也是非常坚固的,寻常的武器是无法损伤,更不用说是砍断了。
  这个双角魇人从魔界潜入大陆也有百年的时间,对人类的了解相当深入,也因此他对叶天龙也用常人的观点来看待,不曾想到,在叶天龙身上的魔神气启、威吓到他的正常反应,而叶天龙手中的神器烈火更是非一般的神兵利器,偏偏他这个时候又急于吸食翼风族少女的神族之血,让双角处于最不利的情况下。
  误打误撞,叶天龙一剑砍断了双角,自然也就要了魔人的命。
  当然,这其中的原因,叶天龙是想不到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出手去砍魔人的双角,好像这是非常自然的一件事。
  看到地上的翼风族少女沾上血迹和烟尘的洁白羽翼虚弱地抖了两下,叶天龙的心中一动,走过去将风筱雨肩膀处已经断了的长角拔掉,这时她的血已经流出不少。
  将她翻过末后,靠着巨大的羽翼,风筱雨斜躺在地上,脸色苍白,神情虚弱。
  被汗水湿透的衣裳紧紧贴在含苞待放,极为动人的胴体上,而在交手时被划破的几处地方,还微微露出了如脂似玉的雪白肌肤,让人看得心神不定。
  原先的英风早就消失无蹤,可爱的神情一扫而空,换上了疲态毕露,楚楚可怜,无助无奈的神情。
  叶天龙就站在她的面前,冷冷的注视着她,像一头狰狞的猛虎,注视着在自己爪下战慄的羔羊。渐渐地,他的呼吸有点不稳起来。
  风筱雨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这一刻,她忽然间感到害怕起来,比生死关头还要惧怕,不知道眼前的男人要如何处置她。
  如呆说叶天龙是魔种,可他又帮助她消灭了真正的魔人和魇物,但如果说他是一个好人,可族中的长老和艾琳碧丝姐姐都那么说啊!而且,而且……
  风筱雨突然间想到叶天龙在外面的风评,那样的男人怎么可能是好人呢?想到这里,她猛然间意识到,如果叶天龙迈向她一伸手,她就……
  看到翼风族的少女雪白的俏脸上神情百变,一双美丽的大眼中闪过各种不同的光芒,叶天龙不由得泛起一丝笑容。他真的如风筱雨担心的那样,向前迈了一步。
  [你要干什么啊……」
  风筱雨忍不住惊恐地问道,因为透支体力,加上失血过多,她现在已经是浑身虚弱无力,连普通的少女都不如了,甚至连说话时的速度也慢了不少。
  [我在想如何报答你们给我的照顾。」
  从叶天龙嘴里出来的是让风筱雨芳心狂跳的话语。望着他不怀好意的笑容,风筱雨却连举手和摇头的力气都没有,她只有傻傻地望着他一步一步走过来。
  当叶天龙开始撕扯她身上的衣裳时,风筱雨才如梦初醒,可她有气无力的怒骂和哀求根本无济于事,冰清玉洁的完美娇躯很快便完全暴露出来。
  [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想到自己洁白无瑕的贞洁胴体完全落入男人的眼中,风筱雨的眼中珠泪一滴一滴的滑落,口中喃喃地叫道。却不知道她的哀怨表情更加激发了叶天龙心中的黑色慾望。
  [杀了你?哼,如果不是我命大,我早就被你们杀死了。J叶天龙狠狠地说道,伸手抓住她一只高耸坚挺的圆润玉乳,用力揉捏。
  [我说过我会回报你们的,现在就从你身上开始吧!」
  听到让她惊惧万分的话,从娇嫩的玉乳又传来阵阵痛楚,风筱雨心慌意乱,又羞又气,又惊又惧,想扭动娇躯摆脱叶天龙的禄山之爪,偏偏又虚弱得使不出一丝气力。
  看到冀风族少女凄苦的模样,叶天龙却意气风发地抓捏起那对丰盈柔软又娇嫩晶莹,圣洁无瑕的玉乳来,让柔嫩无比的雪乳美肉在自己的指间变幻无穷。
  痛苦和羞辱,让翼风族的少女几乎要放声大哭,但个性倔强的她,无论如何也不想在这个恶魔般的男人面前流泪,所以,强忍的珠泪在眼眶中一直打转。
  随着叶天龙粗暴的拨弄,雪玉乳峰上的嫣红乳珠居然发硬挺起,不禁让他惊讶于翼风族少女的敏感度。他不由得更起劲地逗弄起那娇小玲珑嫣红艳丽的乳珠,看着它变成娇艳欲滴的樱桃。
  从翼风族少女的嘴角流露出来的点点痛喘中,居然渐渐带上了一种火热的感觉。前所未有的异样感觉冲击她的身心,让她的一颗芳心羞愧难当,为什么受到叶天龙这样的凌辱,她居然还会有反应。
  风筱雨不知道,是因为她的身体失血过多,反而造成她的敏感度大为提高,任何细微的快感都会被放大无数倍,带给她身心强烈的刺激。
  娇柔嫩滑的绝美胴体如同整块羊脂白玉雕琢而成,叶天龙细细抚摸着那娇滑无比的雪肌玉肤,立刻感到一种罕有的细滑,柔软和玉润般娇嫩无比的触感。
  感到叶天龙的大手所到之处,一股火热的感觉一直冲到自己的心底,让自己产生莫名其妙的快乐感,风权雨不禁羞愤交集,而她美丽的大眼睛中,也随着她的芳心变化,一会儿是喷火般的恨意,一会儿又是渴望的喜悦。
  [哈,都已经这么湿了,你真是一个不老实的女孩啊!」
  手指一触及到神秘花园处的芳草,就清楚的感觉到从花房深处传出的热气。当手指再往下时,两片娇嫩粉腻的花瓣却只是微微张开一丝,而且在察觉到入侵者后它们马上紧紧收拢起来,似乎要将一切的敌人拒之门外。
  叶天龙嘲弄的语气让风筱雨泪如雨下,她为自己不争气的身体感到羞耻,也为自己接下来的命运而担心。
  轻鬆地分开修长的玉腿,叶天龙便要强行间关。他深吸了一口气,猛的一送,火烫的巨物毫无阻碍地顶开了柔嫩细滑的花瓣,冲进了窄小紧凑的神秘花径。
  虽然有不少的爱液,可叶天龙的巨物对于含苞待放的花房来说,实在是太过庞大了一点,使得每进一步,都受到强大的抵抗。
  冷汗从风筱雨的额头渗出来,一双优美的柳眉紧紧皱起来,但她不想让这个可恶的男人看到自己的软弱,所以即使是刀割一般的剧痛从下面传来,她也咬牙不哼一声。
  叶天龙暗笑一声,稍微往后退了一些,稍稍活动了几下,见到她的眉头有些舒展,立刻脸色一变,又是狠狠地一次冲击。
  [呜……」
  这一下,风筱雨再也忍不住了,她甚至可以听到自己花房里面传来的撕裂声,叶天龙已经冲破了她最后一关,她的清白贞节就这样失去了,而且是她一生中唯一的一次,就这样被这个可恶的男人剥夺了。
  殷红的血液从受伤的花房中慢慢流出来,可叶天龙毫无怜惜地冲刺,顶得风筱雨更是两眼上翻,出气多,入气少,连吭叫之气皆无。
  剧痛的撕裂感又让她无法如愿的晕过去。她无力伸手去推身上的叶天龙,只有将柔手紧握。
  渐渐地,随着叶天龙的冲刺,身下翼风族少女一双洁白如玉、丰满修长的大胆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连带着那玄奥幽深的信道也发生轻微的颤动,而爱液也开始不断地涌出来,滋润和滑腕着狭小的花径。
  叶天龙的双手也没有闲着,在高耸丰挺如雪似玉的双峰上轻重缓急、地揉捏着,将那新剥鸡头肉弄得坚硬如石子。
  风筱雨虽然是羞辱欲死,痛苦难当,可从敏感地带的侍来的异样感觉却又让她浑身如被电殛,一颗芳心不觉感到令人羞愧万分的莫名刺激。而且这种奇怪的滋味逐渐涌升,盖过了撕裂的剧痛。
  [哼,你不过是一个淫蕩的骚货,什么神族的高手?」
  一边嘲笑着,叶天龙的手指越过柔软如绵的莹白小腹,準确无误地找到那花冠上正在逐渐突起的珍珠,轻轻夹起来一阵揉搓。
  巨大的羞辱让风权雨痛哭失声,可很快一股强大的酥麻感直冲她的脑门,她坚持不了片刻,终于忍不住轻启香唇,发出诱人的娇吟声。
  见到这样的情况,叶天龙更是意气风发,他一边说着羞辱的话,一边在风筱雨的身上尽情驰骋。
  她被强烈的刺激震憾得心头狂颤,情不自禁中娇哼出声,娇躯更是不住轻颤。
  从未没有经历人事的翼风族少女,如何经得起叶天龙这种花丛老手的一番施为,她的肉体完全屈服了,身不由已的做出了忠实的反应。
  一方面,她不住提醒自己现在是被这个男人强暴,极度的羞辱让她无地自容,但另外一方面,她却开始感受到一阵阵令人愉悦万分、舒畅甘美的羞人的快感,她的一颗芳心就像是在天堂和地狱之间徘徊。
  羞耻和快感交织在一起,让她的身心都陷入一个可怕的炼狱之中。
  到了最后,她终于还是被飘飘欲仙,腾云驾霉的感觉控制了身心,她开始真正去体会这令人销魂蚀骨、欲仙欲死、刻骨铭心的快感。
  这一放开心怀,她感到一股难以言状的美妙快感从下身涌起,不禁张大樱口,如兰气息急喘,嫩玉酥胸急速起伏,如云秀髮问香汗微浸。
  从花房深处涌出的一阵热流,深藏于幽深秘处的花蕊也倏然开放,含住巨物的顶端一阵裹夹吸吮,变得火热腻滑的信道更是紧紧包住巨物,不住的磨擦挤压。没有想到翼风族的少女居然如此厉害,这一下,叶天龙也受不了了。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望着娇靥潮红,眼神迷离的翼风族少女,叶天龙邪耶一笑,柔声问道。
  [风筱雨……j还沉浸于高潮中的胴体微微颤抖着,风筱雨有些含糊不清地回道。从她的双腿之间,那未不及合拢娇美的花瓣中缓缓滥出白浊的汁液。
  [风筱雨,你受的惩罚还没有结束……」
  叶天龙正要宣布的时候,听到从空中侍来一阵爆炸的巨响,一惊之下,抬头看到一道耀目的匹练正划破了血光大阵的光罩,朝场中落下。他听到的巨响就是光罩爆裂的声响。
  光华夺目的白练一直冲到叶天龙的跟前,绕着他一阵急速的翻腾,让他几乎连眼睛也睁不开了。
  他感到心中一阵狂跳不安,不由得连连退了十数步。随着光华大涨,将他的身体完全笼罩,他的心中猛的一震,突然问感觉到自己方纔的一切好像是在梦中一般,而现在被眼前这圣剑的光芒一照,他从这个梦中醒过来了。
  [你没有事情吧?」
  光华敛去,柳琴儿焦急的声音传来,是她在无奈之下,化身神剑之灵,藉着神剑的力量破掉光罩。
  晃了晃脑袋,恢复神志的叶天龙一眼就看到柳琴儿苍白的脸色,想起她曾经说过的,使用圣魇神剑就要消耗她的生命力,不由得心疼的将她抱在怀中。
  [我没事,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柳琴儿宽慰地笑道:[我们一直没有办法进入光罩,实在等不及了。」
  这时候,数道身影也纵跃如飞,朝这边驰来。是于凤舞和龙灵儿她们几个。此刻相见,自然是有很多话可以说,特别是倩公主和龙灵儿,更是有很多的问题要提出来。而叶天龙看到外面的山庄到处是火焰飞腾,也是大为惊讶。
  [叶天龙,我恨你!」
  倏然狂风大作,得到神剑圣光的帮助,稍微恢复了一点力量的风筱雨突然从地上一飞而起,破空消失在天际,只有这一句话远远传未,让于凤舞她们一时摸不着头脑。
  叶天龙心头暗暗跳了一下,强笑了一笑,将刚才的情况简述了一遍,当然他刚刚对风筱雨做的惩罚是不会乱说的。
  面对他不太自然的异状,于凤舞意味深长的一笑,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把她们的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山庄外面的人都是被于凤舞她们杀散的,因为找不到进入光罩的办法,急躁的倩公主便怒火中烧的拿山庄的建筑物出气,不断的施放火系魔法来毁坏山庄。
  但对于魔人和魔物为何会重新出现,于凤舞也想不出原因,他们只好把这个谜团放在心中,继续朝艾司尼亚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