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女友身体的争夺战

时间:2018-08-08
(1)亲戚关系
生长在马来西亚这个国家,这里的风俗文化和别个国家有很大不同,身为这里三大种族之一华人的我觉得很庆幸,因为我没有其他种族的野蛮细胞。
我华语拿捏得不是很好,可是我会努力把发生在我身上的事一一说出来。
说过了我是马来西亚人,因为伊斯兰教的关系,这里人民的思想非常保守,走在外边,几乎都不会看到任何的辣妹。我的生活环境中华人比较多,带动了更快的发展,相对的,思想也越来越国外化。
我叫亚伦,21岁,现在还是研究生,家里有两个姐姐(为什么连这个也要介绍呢?因为这和我故事有很大的关联)。
我有一个女友,应该说是某学校的校花,170公分,身材34C、24、28,好像湖水般清澈的眼楮,高挺的鼻子、樱桃小嘴,活脱脱就像金庸小说里的小龙女。其实我看中的根本就不是她的身材和脸孔,最吸引我的是她一双腿,细长、白皙,可是对她脚的感觉纯粹在视觉上,因为我根本连踫都没踫过。
她,名叫小樱。
这个女友我用了三年才成功把她追到手,中间经历了很多事情,最后让她选择我的原因是我的长情打动了她。
各位大大应该已经闷了吧?为什么还没有进入凌辱的情节呢?为什么还没有任何淫蕩的开头呢?我的这个真实故事,就是以真实为卖点,或许没有任何夸张的情节,可是句句到肉。
套用胡作非胡大的一句话︰「我相信大多数男人内心都有暴露或凌辱女友的倾向,只是被自己的面具掩饰起来。我本来内心从来并没想过会去暴露、凌辱女友,心想女友是自己辛苦追求来的,我自己追了两年才得到女友的芳心,怎么会让别人佔便宜呢?女友本身也很正经那种,真的暴露或被凌辱,不哭死才怪。」
我真的从来没有想过去暴露女友,或者凌辱她,因为追到她的过程非常的辛苦,得到她后,格外珍惜,根本就没有拱手让人的想法。
我和她在一起的两年里,最大的进展只是达到手牵手,就连普通的接吻都没有,或许我们会像很多夫妇一样,到结婚后才一次过做到完,可是就在那天发生了某件事,打翻了我的想法,也让我重新考虑我的结婚对象。
我的女友小樱有三个伯伯,其中大伯和三伯我都见过了,就只有二伯因为移民加拿大,所以至今我都没有和他有一面之缘。从我女友那里得知,她最后一次看到她二伯是在五年前(就是我刚开始追她的时候)的送行,我女友当时是16岁。
小樱非常讨厌这个伯伯,因为这个所谓的二伯会有意无意地触踫她的胸部,或者忽然给她一个热辣辣的拥抱,乘机在她屁股上摸一把,当时我的女友已经有34C(没错没错,没有长大了)的上围了说,我想她的二伯在拥抱或者触踫连我都没有踫过的胸部的时候一定爽呆了吧!
就在今年年头,她的二伯回来了,也在某家酒楼办了洗尘宴,当然身为二十四孝男友的我,一定会陪我女友出席的,事后我一直在想,那次的出席是正确的还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她的二伯就是一副富老板的样子,脸型是圆的,肚子也有一个很大的肚腩,见到我时,就露出笑里藏刀的样子。
「小樱,你的男友吗?不错,蛮帅的。」
「谢谢二伯!」
「小樱你也变美了嘛!胸有没有大粒点?」
我的女友听到直接羞红了脸,拉我到一旁去︰「我的二伯喝醉了,你不会介意的对吗?」
「你放心吧,我还好。」
整个洗尘宴都在酒气沖天的气氛下延续,一直到大家都醉了。
我酒醒来后,由于大多数客人都离席了,所以整个包厢里只剩下我、小樱、小樱的家人、二伯和几个堂兄弟,不过没有一个是清醒的。
忽然,二伯的低吼声打破了平常的宁静,我赶紧低下头来装睡(我也不懂为什么,可能本人的自然反应都是逃避吧?),听着脚步声越来越接近我,我心里一直在一边想︰『难道二伯发现我装睡?』一边希望二伯不要再走过来。
二伯的脚停在了小樱的旁边(因为我把头埋在桌上的关系所以只看到脚)。
「小樱,小樱?」我可以感觉到二伯在轻轻的推着小樱。
为了看得更清楚,我把头转向小樱,这个大动作也把二伯吓了一跳,我赶紧发出打鼾声,继续装睡。
二伯看清我还在酒醉着,就大胆了起来,他用手摸摸小樱因为喝酒而红得发烫的脸蛋,然后好像古董家在看着宝贝儿时的表情,仔细端详小樱的脸孔。然后他轻轻的把他的油嘴儿吻向小樱的脸颊上,可能是二伯的胡须扎到了小樱,小樱挣了挣扎又睡回了,也因为如此我看到二伯放下小樱的脸,站了起来,我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二伯的动作震撼了我,他把他的老二拿了出来,不知是因为看到小樱漂亮的脸孔还是做了很多的幻想,他的老二已经是半硬状态了。
看到他的老二,我不禁想到自古有一传说——胖的人都是短鸡巴的(绝对没有侮辱任何一个大大的意思),没错,她二伯的鸡巴在半硬状态时只有8、9公分,看来极限也只有10、11公分而已吧!
这时,我的心情不免紧张起来,我应该站起来阻止二伯,还是继续我的不动如山呢?最后,为免大家难看,我忍了下来。
她的二伯越走越近,拿起小樱的左手放在他短小的老二上,可能是睡觉的一个习惯动作,小樱竟然自动握了起来,可是就没有任何的后续动作了。
当小樱抓着二伯的老二时,二伯一副陶醉的样子,可是久了也觉得闷,竟然自己动了起来。小樱很巧的因为头痛,也「哼哼啊啊」了起来,她发红的脸、带有挑逗性的呻呤,就好像在被二伯干着一样。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的我,已经把我的醋罐子打翻了,正好要站起来时,我惊然发现,我的鸡巴也不争气的站立着,我顿时陷入了犹豫。我为什么会不自然地产生了兴奋的心情?可是妒忌的心情也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着,我怎么了?我的犹豫代表着什么?
今晚小樱穿了一套低胸的晚装(也是她第一次这样穿),完完全全把她姣好的上围承托了起来,这当然瞒不过二伯的眼楮,在我陷入犹豫的同时,二伯已经将他的魔爪伸向小樱的胸部了。
他藉着晚装的低胸,一口气直接把晚装拉了下来一直到小樱的腰部(因为小樱是坐着睡着的),此时此刻,我女友竟然在大庭广众下衣冠不整,而且那大庭广众都是我女友的亲戚。二伯的拉下动作也刚好把内衣拉下了很多,我女友没有让任何人看过的乳头就这样赤裸裸地暴露在她亲戚包括她家人的面前。
我和二伯也都看呆了,可能因为我平时在A片里都没有看过一个如此完美的乳房吧!还有就是二伯以前干过得女人都没有拥有如此漂亮的乳房吧!粉红色又不大不小的乳头配着高挺而白皙的乳房,又因为小樱的呼吸而微微颤抖着,好像在对二伯说︰来吻我吧!
忘了我呆着有多久,等我回过神来时,小樱的乳房正被二伯的双手不留情地抓、捏、拉、放而形成不同的形状。还是处男的我哪里受过这种刺激,裤裆下那已经在怒吼的鸡巴涨得我好辛苦。
我的女友就在离我不到一公尺的距离被她的二伯侵犯着,这种刺激一直在沖刺着我的脑袋,让我开始觉得头昏昏的。
因为小樱是在半清醒状态,在没有任何抵抗的心智下,她已经开始有了人生第一次的性快感。这种性快感也跟着小樱的呻呤声被散发出来,小樱随着她二伯的拉和放非常有节奏的发出「啊啊」声,就好像半夜在叫春的母猫。
我的笨女友,你可知道,你第一次的性快感是和你有血缘关系的二伯给你的啊!
如此淫秽的气氛让我的鸡巴吐出了一点口水,随着小樱的呻呤声,我的鸡巴不争气地举手投降,它竟自动射精了。
「二……二伯,怎么是你……住手啊!」不久小樱发现一切快感都不是来自梦时,惊醒了过来。当发现玩弄她的人是二伯,更加是惊上加惊,握着二伯小老二的手不自觉地越握越紧,痛得二伯呱呱叫。
「对不起,对不起!你太美了,我才忍不住。你不要告诉任何人好吗?」
「呜……呜……我一定要告你……呜……」
「你……你……不能告!我刚才已经拍下了你的裸照,你不想你的照片在网上流传的话,就最好忘了这件事。」           二伯编了一个谎言好以此威胁小樱。
「呜……呜……为什么……」
二伯痛软的小老二因为小樱还暴露在外的乳房又硬了起来,他说︰「放心,你二伯很明白事理的。还有一个条件,就是你必须帮我把这个鸡巴弄软。」
小樱怔怔的看着二伯,不敢相信这个是现实,「快点!」二伯再度拿起小樱的手放在他的小老二上︰「来!握紧它,动一动,要好像你的宝贝般爱护它……好!现在慢慢的上下套弄……啊,对了,轻点……」
小樱,我的校花女友,许多人的梦中情人,此时此刻在帮她的二伯打手枪。小樱不再哭泣,取代在她脸孔上的是一脸的认真和因为害羞而发烫的红。
小樱时不时都会望向我,我只好继续利用眼缝看着她淫乱的行为。
小樱的两颗乳房因为她用力地帮二伯上下套弄而微微跳动了起来,美丽的视觉刺激还有男人特有的征服感让二伯的高潮来得特别快,一阵抖动后,二伯抬高了小老二,把精液都射在我女友的脸上。
「好了,你可以把照片删除了吗?」
「好啊,看我哪天高兴就会删除。哈哈哈!」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想与其你在这里耗时间等他们醒,还不如快点去厕所梳洗。」
小樱拉起了晚装,然后瞪了她二伯一眼,又一脸抱歉的看着我,才向厕所走去。
这一晚,我欣然发现我也是有凌辱女友的潜意识,或许较早时我选择装睡就已经是一种默认了不是吗?而小樱呢?其实在我那时的心理就好像人家用过的我不要,所以一连几个星期我都对她保持冷淡的态度。
(待续)
(2)妇产科
自从那天小樱被二伯骚扰后,她晚上都会被恶梦惊醒。(幸好二伯已经回去了。)
渐渐地,她的生理开始不协调,月经期错乱,幸好她每一年都会到妇产科检查。没有几天,检查的日子到了,由于她的家人都没空,陪伴她的责任当然落到我这个二十四孝的男友身上。
这是我第一次陪她去妇产科,和她在一起的第一年,我还记得本来我约了她去看电影,最后还是取消了。后来那天晚上她才告诉我,她去妇产科作检查。
这间诊所离我女友家很近,就只是隔几条街。
站在诊所的外面,我终于明白什么是摇摇欲坠了,这间诊所非常的陈旧,来看病的也没有几个,基本上就是一个老婆婆和一只猫。
我对小樱发出了我的疑问,她说︰「因为我们全家人每一年都是来这里检查的啊!再说,这个医生比较让人信得过。」
不用多久,小樱就被叫到进去诊疗室了,而她逼我在外面等着。
每个男生都有一种习惯,在这个时候就会想尽办法偷窥,我当然也不例外。嗯,这种诊所根本由不得我去寻找,因为一个很大的缝就在墙壁上,可以很直接的看到里面。
在离我大约三步之遥的距离,我看到我女友很害羞的躺在床上,双手摆在两旁,医生在他旁边一边聊天,一边穿着手套。医生是一名大约五十多岁的老伯,戴着一副老花眼镜,嘴上有山羊胡,两粒眼楮色迷迷的。
我把耳朵凑了过去一点,想听听他们的对话。
「这么快又一年了,小樱你真的越来越美。」
「没有啦~~」
我有听错吗?小樱的声音和平时比起来格外的温柔,就好像早晨的阳光,让人觉得非常的舒服。
「怎么了?经期乱了吗?」
「嗯~~」
「好吧,把上衣脱掉,坐起来。」
不,不会吧?经期乱了为什么要脱上衣啊?只见小樱红着脸,缓缓的把上衣脱掉。无论是谁,看到一个如此标致的大美女在你面前脱衣,鸡巴都会硬吧?我看到那位老医生的裤裆鼓了起来。
诊疗室里,小樱上半身只穿着黑色蕾丝边内衣,下半身是一件白色短裙,她坐了起来,刚好向着我,不过因为她害羞得低下头,所以并没有发现正前方有道缝。
医生站在她的前方脱掉小樱的内衣,然后用手轻轻抚摸小樱的乳房。一开始是小部份的抚摸,渐渐地範围越来越大,一直到一个手掌掌握着一颗乳房。
老医生轻拍小樱的乳房,紧接着慢慢揉开来,小樱本来涨红的脸此时更加的红了,有时还微微的发出呻吟声︰「啊……啊……」得到了鼓励,老医生开始玩弄起小樱的乳头,有时用手指大力地按了下去,有时用拇指和食指拉起来,然后左右摆动。
未经人事的小樱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一边呻吟,一边身子开始软了下来。老医生见状,随后用一只手绕过小樱的腋下把小樱抱着。
在偷窥着的我,早就把手掌紧握出汗来,可是我没有任何想阻止的举动,看着连我都没有触踫过的乳房被一个五十多岁简直可以当小樱爸爸的老医生玩弄,这种视觉刺激让我开始把鸡巴拿出来,上下套弄着。
和那天二伯的事件不一样,这次是小樱允许的,看着她咬着下唇不让快感沖昏了头的样子,我发现我已经快射了。
「医……生,这种是什么……检查啊?啊……啊……」
「呵呵,就是看你的乳房有没有健康啊!」
「啊……喔……那……我的乳房怎样?」
忽然的对话,刺激的快感,让小樱没有发现到她的话容易让人会错意。
「你的乳房不错啊!圆圆软软的,乳头大小适中。有没有让男友踫啊?」
「才……啊……才没有呢!嗯……啊……好舒服啊……啊……」
「还记得前几年第一次帮你检查时,你还说不要不要,为什么最近几年都那么享受?」
「人家……啊……到现在……都还是很害羞啊!啊……啊……好像怪怪的!啊……」
小樱忽然提高了音量,好像在喊,然后双脚不自然地摩擦。老医生也忽然吸上小樱的乳头,时不时还用上舌头舔,小樱跟着高潮强烈的快感紧紧地抱着老医生的头,最后双手紧紧地捉着老医生的手喘气。而在偷看着的我,也把精液射在墙壁上。
「好……好刺激……的检查。」
我的笨女友,这已经不是检查了吧?
「你喜欢这种快感吗?」
「喜欢……」
小樱因为高潮过后红晕未退,又一直在喘气,两粒大乳房也跟着微微抖动,非常的性感,看得老医生又把手指再捏着小樱的乳房上。
「好了,现在躺下来直接把内裤脱掉吧!」
终于还是来了,我从未看过的阴户就要在我面前展现出来,而这个老医生显然已经看过好多次了。
想到这里,我的醋意大增,觉得小樱为什么要瞒着我?难道她每一年都来这里给这个老医生看裸体,然后被玩弄到高潮吗?我看见小樱撑起一边脚,把内裤一直拉下,然后平躺了下来,尝试用短裙遮着。
不久老医生走到床的另一边,也就是比较靠近小樱的下体的那边。由于小缝的角度问题,我看不见医生在干什么,我尝试看得更清楚,却还是只是看到小樱的腰部。
小樱用一只手掩盖着眼楮,嘴巴时张时掩,脸颊的红润又再次晕开来。
「小樱,你的两片阴唇在微微颤抖哦!到底怎么了?」
「不……不要说了。」
「我现在把用手指把你的两片阴唇分开,看得里面很清楚哦!」
「不……不要……」
「你这个小淫娃,上面的嘴巴说不要,下面就开始流水,你闻闻,还有处女香呢!」老医生走到了小樱的面前,伸出食指,站在远处的我都看到医生的手指上萤萤发光。
小樱,难道你真的背叛了我吗?你为什么在别的男人面前也会有快感?
「不要……好羞人哦……」
「还记得去年你把我的床都弄湿了,你这个玉洁冰清的校花,为什么来看妇产科就那么淫蕩?」
「不要……啊~~啊~~好……舒服,下体好……舒服……啊……嗯……」
「才揉弄你的阴核就骚成这个样子,你的水流了很多哦!」
我看到小樱两只手大力地捉着床的两侧,有时会忽然松开又紧捉,有时会伸出舌头舔空气,有时会大力地吐气。我发现她很用力的在压抑自己的情绪,不让门外的我听到她的呻吟声。
突然,她松开了手,大力地抓自己的乳房,终于忍到了界限,爆发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看到这里,发现兴奋已经慢慢地取代醋意,站了起来,敲敲门︰「小樱,怎么了?」
「我没事,你进来吧!」
不会吧?难道她刚才发现了我?
「好吧,应该是压力过大,等下我拿一种药给你,每天吃应该就会好了。」
我走进去以后,发现小樱已经穿好衣服坐在床边,而老医生严肃的在给我女友提供一些意见。看到里面的情况,完全想像不到刚才诊疗室里淫秽的景像。
这件事以后,我看开了,这个只让我手牵手的女友,其实表里不一。
这天以后,我也更清楚我自己了。
(待续)
(3)姐姐的秘密
之前有提到说我有两个姐姐对吗?大姐是大我5岁,二姐大我2岁。我的二姐叫萤霜,有一对很美,很清澈的眼楮,没有一丝的污染。天生的瓜子脸,有点尖的鼻子,不必涂唇膏就非常红的两片嘴唇,让她成为了我的性幻想对象。
我的二姐胸部也不小,好像是36B,配上她168公分的身高,美得刚刚好。平时在家里,她总是穿着一条短裤和一件小背心,一双粗细刚好的美腿,和一对有时不受内衣束缚的乳房,害我每次都必须压抑我的沖动。
有一次,她睡午觉没有关上门,我刚好从外面回来,经过她的房间。她的房间是满满的粉红色系,粉红色的床,粉红色的墙壁,粉红色的桌子等等,而她躺在床上,小背心已经被撩了上来一点,而短裤已经开始掩不住她的大腿根。
我踮起双脚,轻轻的走了进去。
我二姐的脸有点红,可能是因为房间闷热的关系,她的一对乳房跟着呼吸的节奏,时上时下。我看了将近五分钟,发现我二姐的脸越来越红,呼吸也越来越快。
「不要,明德,不要……嗯……」
她有一个男友叫明德,长得非常胖,一点点就汗流浃背,然后有他独特的味道,每次他来我们家,我都会找一个藉口出去,实在受不了。
「你的好……大……」
我二姐的淫语让我开始热血沸腾了起来,原来我这个好像脱俗仙子的二姐也和她的男友保持着性关系,看来我二姐会选择他是因为他有大鸡巴。
还是处子之身的我哪里能忍受这种刺激,拿出我14公分的中等鸡巴,上下套弄起来。
「啊……啊……明德……明德……啊……啊……」
我的二姐好像是在鼓励我似的,呻呤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快,我隐隐约约看见她的短裤下方有点湿了,而她的两粒乳头很明显的印在小背心上。
色精沖脑,一阵晕旋,我把鸡巴凑进我二姐一直到踫上她的两片嘴唇。也许是自然反应,她忽然张开嘴,把我的鸡巴吸了进去,本来的呻呤声也渐渐变成了「嗯嗯嗯」,因为嘴巴被堵住了。第一次有人帮我口交,再加上对方是我的二姐这双重刺激,我后背一凉,把精液都射到了我二姐的嘴里。
我二姐并没有停下她的动作,再这样下去我还不射出血!我赶紧把鸡巴从我二姐口中拔出来,一丝丝的精液顺着地心引力开始滑了下来,顿时整个房间弥漫着一股淫靡的气氛……
我的二姐帮我口交,又喝下了我的精液;我的二姐帮我口交,又喝下了我的精液;我的二姐帮我口交,又喝下了我的精液;我的二姐帮我口交,又喝下了我的精液;我的二姐帮我口交,又喝下了我的精液……我的脑子开始不能承受这种刺激。
忽然闹钟响了起来,我呆了一下,然后用火烧屁股的速度回到了房间。我关上房门,心还是跳得非常的快,我还记得那晚,我自慰了很多次,直到累着。
有了那一次的经验,我每天都会在那个时间回家,可是我二姐的房门再也没有打开,一直到上个星期四。
那天,我提早放学,经过我二姐的房间,她的房门半掩着,忽然我二姐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咦?我二姐没有去上班吗?
「啊……啊……慢点……啊……轻点……」
我二姐在干嘛?
「校花还不是喜欢大鸡巴,还不是臣服在我的大鸡巴下!」
那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慢慢地把头伸进去,看到一幅我永远都忘不了的景色。
我二姐躺在床上,翘起屁股,她的头不停的左右摆动,她的长发被一个男人从背后捉住,两边乳房因为我二姐躺着而压得扁扁的;后方一个男人用下体不留情地撞着我二姐的屁股,有时我二姐的下体还会喷出几滴水,而我的二姐因为极度的兴奋整个身体呈粉红色,嘴巴跟着节奏带出了性感的呻呤声。
对了,在她背后的并不是她的男友,因为光线问题,我看得并不是很清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啊……」
「怎么了?要我停下吗?」
「不要……不要停啊!!啊!啊!我快……不行了!!」
我二姐忽然挺起屁股配合那个男人的进入,忽然她弓起了身体,整个脸孔在半暗的房间里显得更完美,身体因为汗水,从远处看起来闪闪发亮,这时的她,好美好美。
男人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活塞动作,只不过他从激烈变成了柔和,做出了书上说的九浅一深。慢慢地我二姐的情绪又被挑了起来,嘴巴用力地在吐气,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呻呤声。
「啊……不行了……啊……啊……」
「如果明德看到现在的你,不懂会怎样。」
「啊……不行,不行,不能啊……让他看见……啊……」
男人奸笑拿起了手机,不懂按了什么,然后把手机放在我二姐的耳旁。
「啊……啊……你打给谁了?啊……」
「呵呵!」男人并没有回答,只是一直在奸笑。
「明……明德?没……没有,我现在在和忆宾在一起,在……在……嗯……在……看戏……对,对……没有……我只是忽然想要告诉你,我们没什么……不要误会好吗?爱……爱你哦……拜拜……啊啊啊啊啊……」
关上电话后,我二姐忽然被第二波的高潮弄晕了。
男人看到了好像习以为常了,没有任何的紧张,还是继续他的抽插。
「嗯,你怎么还……还不射啊?」
「我爽……那天帮你弟弟口交,感觉怎样啊?」
什么!怎么他会知道的?
「好……好羞人啊……我乱伦哦……」
「明明自己都兴奋得鸡掰都湿了,还不承认自己淫蕩。」
「你说话……好粗鲁哦……人家……是被你逼的……」
原来我二姐是清醒地帮我口交,原来是那个男人在凌辱我二姐。
男人忽然加快了动作,我以为他要射了,原来不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啊啊!怎么忽然!!!那么激烈!!!」
「呵呵,告诉我,你想不想你弟弟插你?」
「啊啊啊……我比较喜欢你插!啊啊……」
「不说是吧?我停下来了哦!」
「不要!不要!我要我弟弟插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很明显地,我二姐又高潮了。而站在门外的我,已经把精液射了一地。
「啊啊……你这个淫蕩女人的鸡掰好厉害吸……啊啊!我也来了!!」
男人的下体忽然不自然的抖动,他把精液都射在我二姐的体内。
二姐的话,我事后想起来觉得很兴奋,觉得我二姐体内真的有淫蕩的细胞。我二姐真的会好像书上说的,一边被鸡巴插着,一边把清纯挂在口中。如果她的男友看到我二姐和我做爱,他会怎样呢?
(待续)
(4)游泳运动
===============================================
这个故事其实也不是百分百那么真实妇产科的故事当时他们没有任何的对话是我为了故事才家进去的不过我女友有高潮就对了而她每一年都要去一次。我曾经要求过她换妇产科医生可是她以一句熟悉的比较能信任而推辞了。至于那个二伯的百分之百是真的他有威胁我女友很多次最后怎样解决又是别个故事了。我二姐的事也是真的她和男子的对话也是真的或许我们家族都有乱伦细胞吧。接下来这个故事的对话也不是这样因为我也不太记得了。
================================================
只从目睹小樱淫蕩的行为后我在自己的心里和她保持了一定的位子怎么说呢我爱她可是我接受不了她的行为事实上她的行为又宁我不由自己的兴奋这个矛盾的心理让往后我和她的关系越来越不一样。在别人面前我们是如此的恩爱在小樱面前我是百分百尊重她的男友其实背后我凌辱女友的细胞开始沸腾了起来。
可是在几次的时间后我开始觉得不是我凌辱女友而是女友在凌辱我吧为什么我这个做男友的只可以牵牵小手为什么和她没有任何亲密关系的人可以在她身体上留下烙印小樱的爸爸是一名飞行员时常不再家里她曾经告诉我她缺少的是夫爱小时候看见朋友们有爸爸陪伴保护她都非常的羡慕。
她的妈妈是标準的家庭妇女或许小樱的身材和脸蛋是遗传自她的妈妈。她的妈妈的身材更胜小樱虽然脸蛋稍微输了点可是因为多了一股成熟的味道对某些人来说是非常的有吸引力的。而小樱的哥哥大她足足7岁现在是某家公司的经理。
小樱的家是名副其实的独立式房屋足足有我家三倍大在她家庭院中有一个游泳池。
小樱在几个月前忽然对游泳有兴趣所以她妈妈请了一位游泳教练来教她。
几个星期后我告诉小樱想和她一起学游泳一开始小樱的脸色忽然变了最后才微微点头告诉我这个星期六去她家吧。
接下来的几天我可以说是兴奋到不能睡了因为脑袋里一直在想象小樱穿泳装的样子该不会是三点式的吧呵呵。
很快的我期待的星期六终于到了我收拾好衣物打一通电话给小樱告诉她我来了。
到了她的家后小樱穿着一条连身的泳装加上一条有点湿的衬衫看起来就好像只是穿着内裤因为这样让她的长腿变成了一个亮点小樱的长腿一直露到大腿根上她好像没有穿内衣她的乳头很明显的隔着两件衣物凸了出来在往上看她的脸因为冷而有点红她把头发绑了起来让她的五官明显了起来眼楮好像星星般对我眨啊眨鼻子高高挂着好像在傲视我嘴巴微微张开吐出丝丝兰气有一瞬间我怀疑我看错了是仙子下凡吗之前淫蕩的她和现在的她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她我的心竟然有一阵阵的抽痛。
「怎么了还呆呆站在这里快去换衣教练要来了。」
小樱看到我呆呆的样子抿着嘴笑了起来。
换好衣物后小樱已经脱下衬衫,半个身体潜在水里。
因为阳光的照射把她的皮肤得红通通的几滴水珠顺着她鼻子滑了下来忽然我觉得上天真的待我不薄把一个那么美的女孩送给我可是我得到的是她单纯的那一面吧而淫蕩的是属于任何人的除了我。
「赶快下水啊难道你怕深啊」
为了不让她看扁我不知吃了什么豹子胆我这个旱小鸭竟然跳下有7尺深的游泳池忽然脚踩不到底的恐惧涌上心头我拼命的往下踢可是身体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浮上去相反的反而越来越沉然后我开始昏迷了迷迷糊糊中仿佛有一双很有力的手撑着我的身体然后我已经没有意识了。
「对了腰用力撑起来没错就是这样来我慢慢放手了哦。」
刺眼的白光刚好照在我的眼楮一阵疼痛让我再次闭上我的眼楮然后逃避那道白光太阳的位子仿佛没有太大的改变看来我昏迷不会很久我轻轻的动了动发现呼吸有点困难所以就这样继续一边躺着一边看看四周围。
游泳池外小樱穿着泳装在做着暖身运动她躺在游泳池旁边在努力的撑起腰旁边是一个老教练大约40-50岁两个眼楮眯眯的鼻子红红的嘴巴似乎长期吸烟而变黑虽然如此他的身材真的不是盖的胸肌腹肌并没有因为年龄而下垂和20多岁的男孩没有什么分别。
老教练把手放在小樱的腰下帮她撑起来不撑还好一撑小樱那两粒34c的乳房反而变得更大了两粒乳头也仿佛在抗议泳装的束缚高高的站了起来。
我当时也看呆了并没有想到这个老教练有什么企图。
就这样上上下下的撑腰运动后老教练指导小樱另一个姿势了。
「来你躺着我会把你的双脚慢慢的压向你的胸部这样可以拉松你脚上的筋。」
老教练的语气有一种让人信服的能力只见小樱本来担心的眼神忽然换成了一种信任。
只见她渐渐的抬起她的双脚这样比她站着时双脚更显魅力。
老教练慢慢的移去小樱的下方捉着她的小腿慢慢的压下去从我的方向看来老教练就好像在干着我的女友小樱本来就不小的两粒大包此时被压得变形了老教练看小樱已经熟悉这种动作后就开始加快了速度我相信从老教练现在的方向应该可以看到我女友的阴毛甚至一部份的阴户了老教练的泳裤也开始掩不住他涨硬的鸡巴鸟蛋般大的龟头跑了出来。
每一次老教练压下小樱的脚时他泳裤凸起的部份都会摩过小樱的下体几次以后小樱的脸开始红了起来。
突然老教练向我这里看了过来我干紧眯上了眼楮假装还在昏迷。
「你看你男友还在昏迷着我们来玩平时我们一起玩的游戏吧」
也不等我女友回答老教练把小樱胯下的泳装拉向一旁露出早就湿透的阴户阳光把小樱的阴户照得闪闪发亮只见小樱没有任何的反应把头翻向一旁双手握拳等待着自己的秘密花园被摧毁。
「今天还以为你男友来没有机会玩我这个可爱的小阴户呢!没有想到你的男友是旱鸭子!!真的是窝囊废!」
突如其来的转变让我当场呆住脑部失去了思考能力只记得这个老教练是我发现可以任意玩弄小樱身体的第三个人其实我没有发现的还有多少呢     「他不是窝囊废他很爱我我也很爱他!」
小樱咬紧下唇的坦白让我忽然有一阵莫名的感动可是它随即被怒气和兴奋取代。
老教练没有搭腔只是微微一笑用手指勾起一连水丝喂向小樱。
「你的下体可不是这样说哦明明阴户因为兴奋在颤抖还不承认!」
说完老教练用力的捏小樱两粒高翘的小樱桃小樱因为疼痛而啊了一声然后紧张的看向我用手紧紧的抿住嘴巴。
老教练并不急着玩弄小樱反而慢条斯理的抚摸着被裹在泳装里的乳房时捉时放捉时乳房会变成很多形状放时小樱的乳房会微微抖动。
经验丰富的老教练把毕生绝学用在小樱的身上不一会儿小樱已经呻呤连连一双手扣在老教练的颈项。
只见老教练吻上小樱的颈项和耳珠双手并没有停止逗弄小樱的胸部小樱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她忽然抬起双脚夹在老教练的腰旁呼吸急躁咬着下唇嗯嗯嗯了起来显然已经高潮了。
高潮了后她松了双脚继续平躺在游泳池旁只是还在喘气连连两个乳房也忽上忽下的。
老教练拉开小樱泳装后方的拉练慢慢的脱下小樱的泳装一眨眼两粒乳房拜托束缚弹跳了出来因为才经过高潮她的乳房有点发红整个皮肤都变成了粉红色乳头也因为刺激早就硬了起来老教练一边露出欣赏的目光一边继续脱下她的泳装小樱也抬起屁股好让泳装更容易剥下。
小樱整齐的黑森林一点一点的曝露在一个可以当她老爹的男人眼前。
小樱挺高的乳房没有一丝脂肪的腹部整齐的倒三角形此时此刻毫无保留映入我和老教练的眼中。
老教练看得眼都没有眨就开始凑下头发出叽叽声吻个不停,才刚高潮令得小樱身体的每一部份都很敏感不到几分钟小樱又不停的发出娇喘声了。
「啊…啊…好舒服啊…啊…大力点,大力点…」
「哎哟校花开始发春了没有想到我吸了那么久你的乳头都没有变色真的是天生尤物。」
「人家每天…啊…都有…啊啊…搽护乳膏的啊…啊…」
「你真淫蕩…在男友面前竟然抱着别的男人还让他吻你的乳房。」
「人家…人家才不…啊…啊…来了…来了来了大力点!!啊啊啊!」
没有想到不到二十分钟我的女友已经高潮了两次看来我的存在令她觉得很刺激。
老教练也许玩厌了小樱的乳房开始向下吻聪明的避开了女人最神秘的地带。
他的舌头轻轻的掠过大腿根部有时也会轻轻拉扯小樱的阴毛小樱开始认不住不停的扭动身体同时主动把阴部凑向老教练的嘴。
老教练仿佛很满意小樱的表现为了奖励她老教练忽然大力的吸小樱的阴核吸得小樱翻起白眼小手大力的捉着老教练的头发嘴里不停的大力吸气两只脚自动的夹着老教练的头。
「人家忍不住了啦~啊啊!!!!又…又来了!!!」
从我的角度只看见老教练不停的左右摆动头部有时会用双手去捉小樱的乳房小樱也被他搞得喘气连连直到小樱大声求饶。
「不要了!!求求你停下来!啊啊啊啊!!停啊!!!」
第四次的高潮随着上一次的高潮不久后也带着小樱享受到女人最深处的快感小樱翻着白眼不停的把阴精射进老教练的嘴里水声也越来越大。
忽然老教练站了起来    「你知道该做什么了吧」
小樱瞪了老教练一眼熟练的脱下老教练的泳裤捉起那比我还长还大的鸡巴上下套弄小樱也会低下头把老教练的两粒睪丸轮流含进口里老教练开始呻呤了起来马眼也流出一点透明的液体。
我的女友在自己家庭院的游泳池和一个老教练胡搞被他搞弄下体搞得欲仙欲死现在还帮他口交看来性的快感让他们把危险的感应力抛在后头了如果中途我忽然醒来如果她的家人忽然回来他们该怎么办忽然老教练大声的呻呤把我拉回了现实原来我的女友小樱正用力的吸着他的鸡巴看着我美如天仙的女友赤裸裸的帮着一个老伯口交那种刺激非笔墨所能形容。
而我的心情没有前两次的愤怒反而越来越兴奋。
突然老教练越叫越大声看来他也快射了果然不久后他紧紧的捉着小樱的头大力的抽插直到把精液都射在她的嘴里。
小樱被他弄得不停的咳嗽然后轻轻拍打他的鸡巴   「坏蛋以后还这样我就不帮你口交!」     话毕小樱的嘴里流出白浊的精液。
看到这里我闭上了眼楮尝试平复我的心情身为旁观者兼男友的我那种感官的刺激也多了两倍鸡巴在我的泳裤了涨得好痛仿佛就快要撑破我的泳裤我慢慢回味刚才发生的事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一只小手轻轻的推了推我「亲爱的醒了啊。」
我睁开眼楮我女友俏丽的脸出现在我眼前而我躺在她家的沙发上我看一看挂在墙上的时钟已经是晚上10点了。
「我一直睡到现在吗」
「对啊怎么了」
「我不是溺水吗」
「没有啊我刚才叫你换衣你就躺在我家的沙发到现在你自己看衣服都还没换呢!」
我奇怪的看这小樱似笑非笑的脸我怎么都不记得我睡着了难道刚才是我发了春梦是我因为想太多太发了这个梦我到底怎么了
其实后来我回去后我发现我的泳裤还有点湿可能有人刻意吹干可是又吹得不干净那个很明显的不是梦最后我还在她的日记里证实了这件事当然为什么我会昏昏的睡到那么熟为什么我的女友一点都不担心我昏迷了这又是别个故事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