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山城採花记

时间:2018-08-09
第一回初试锋芒
一年前的夏天,我和所里的王副所长去山城重庆出差,住在市中区的一个宾馆里。住下的当天晚上,就有人打电话进来问要不要小姐服务。当时我在沖凉,老王接的电话,当然一口回绝,并立马把电话挂掉。我洗完出来时他嘴里还在嘟囔︰「把我当什么人了,真是不知廉耻!」我心里想︰「假正经,在火车上背着我买了本黄书,看了不只一遍,还用报纸把书包起来。实际上你巴不得让小姐服务呢!」
过了两天,我的两个大学同学强和刚来看我。他俩一个在一家公司搞销售,另一个在同一公司做採购,都是「江湖上」的人物。晚上,我们三个吃火锅、喝啤酒,聊起大学生活,十分畅快。
大概九点左右,酒足饭饱,我想回宾馆休息,强说︰「时间太早,我们去卡厅唱歌吧。」刚也说︰「走吧,柳公子,见识见识我们重庆的卡厅。」我想︰卡厅不就是卡拉OK厅吗?我们所里就有,但音响效果不太好。我们也在其他地方包过场,当然环境比所里好。去就去吧!
坐上出租车,走了大约半小时,到了一个我至今不知何处的地方。下了车,七拐八拐,两人把我带到了一个小楼上,里面很暗,我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才适应里面的光线。里面大约有七十平米,长方形。进门左手是一个很小的吧檯,正对门口有几排火车厢座位,其左边是一个很小的舞池。最里边用屏风挡住了,看不清,门口坐了三四个女子。
一进门,老闆娘(小姐都称之为niangniang,我不知这两个字怎么写)十二分热情迎上来,老闆娘很年轻,也很漂亮。显然,强、刚都是这里的熟客,刚指着我对老闆娘说︰「我朋友第一次来,给他找一个好一点的小姐。」老闆娘真热情,马上上来牵着我的手,嘴里说︰「没问题,没问题。」把我领到了火车厢座位上,马上就有小姐端了两杯茶和一盘瓜籽过来,又点燃了一根小蜡烛放在桌子上。
一会儿,老闆娘领了一位小姐过来(以下称为A小姐)。虽然光线很暗,仍能看出这个小姐挺漂亮的,瓜子脸、樱桃嘴,披肩长髮,穿着一件浅色无袖连衣裙。我坐里边,A小姐坐外边,中间隔了有十几公分,我们就开始随便聊聊。她讲四川话,我说普通话,有点彆扭,还好我能听懂一些四川话。
过了一会,强楼着一个小姐跳舞经过我们身边,看见我们这样,便停下来对A说︰「你干多久了?怎么这么做?」说着,他把A小姐往里边推,紧靠在我身上;然后拉我的左手搂着A小姐的肩,搬起A小姐右腿放在我的左腿上,又拉我的右手放在A小姐胸脯上。
本来我还挺自然的,给他这么一弄,我的老二(不用我解释吧)一下子就挺起来了。A小姐的右腿刚好压在上面,她感觉到了,伸出右手摸了摸,笑着说︰「好硬哦!」
各位,我柳之下惠除了自己的老婆,从来没有碰过别的女人,虽然梦幻里想过,但就是有贼心没贼胆,何况今天一点心理準备也没有。理智的驱使下,我撤回双手,扳回她的腿,赶紧低头喝茶。
A小姐倒很大方,说︰「大哥是第一次吧?怕什么,随便玩玩嘛,我们跳舞吧。」
我们进了舞池。开始我很正规,很标準的国标姿势。可看看边上的正在跳舞的强,就是紧紧搂着小姐的腰,贴着小姐的脸,慢慢地晃,哪是在跳舞啊?!看着看着,我的手有点鬆了。
那A小姐很机灵,顺势贴到了我身上,先摸了摸我依然高昂的老二,嫣然一笑,然后双手紧紧环住我的腰,我别无选择,只好搂着她的背,我们就这样随着音乐的节奏在舞池里晃着。经过一个座位时,我看见刚正抱着一个女孩在亲吻,一只手还伸进女孩的裙子里。我的心怦怦跳的厉害,脑子里有些恍惚。
一曲罢了,我们回到了座位上,我还保持着礼节,让A小姐先坐,我坐在外边,我们都没说话,就这么乾坐着。我去上了趟厕所,见鬼!尿撒完了,老二还在挺着。
这时,我的两个同学一起过来,刚拉起小姐去跳舞,强坐在我边上问︰「你以前没玩过?」
「从来没有,来之前怎么不告诉我?」
「在重庆,『上卡厅』的意思就是玩小姐。我告诉你,这里很便宜,素的只要50元,荤的100元。」
「什么意思?」
「素的就是随便摸,哪里都可以摸。荤的就是打炮,打炮懂吗?」
「我懂我懂。」心里想,多亏还看过黄刊。
「想打炮就到里边。屏风后面有很多隔间,进去后把帘子放下,别人就知道里面有人了。」
「被警察抓了怎么办?」
「放心,绝对安全。」
「惹上病怎么办?」
「这你放心,我们对老闆娘很了解。她这的小姐既没有粉妹儿,也没有带病的。你既来了,放开一点儿。」
强一离开,刚马上把A小姐送了回来。大概刚对小姐做过工作了,A小姐一回来就坐到了我身上,可是我的老二还在挺着,她坐在上面很痛,我「哦」了一声,她感觉到了,侧身坐在我边上,让我用左手楼着她。她摸了一下我那凸起,裤子已经湿了一片,她用一个指头沾了一点湿的东西,点在我鼻子上,说︰「你好厉害。」然后拉开我的裤链,伸手进去抚摸我那玩艺。顿时,我热血沖头,一下扳过她的脸,含住了那红红的樱桃小嘴……
可惜,A小姐任我吸吮她的小嘴,她就是不回应,我把舌头伸进去,只碰到一片牙,让我一下兴趣索然。开了头,总不能就这样结束吧!我解开腰带,让她摸着我舒服一些(遗憾的是那天我穿了一条小三角裤头);我又拉开她背上的拉链,解开她胸罩的扣子,想摸她的乳房,她却自己又把背上的拉链拉上了。我的手从她前胸伸进去,摸到了她的小巧、圆滚、结实的小乳房,用拇指和食指轻轻捻捻乳头,再用手掌揉抓整个乳房,感觉很好。
由于她的衣服别着我的手臂,我无法灵活动作,我抽出手,从她的裙子下面伸进去,从膝盖沿着大腿慢慢往上摸。一边摸,一边吻着她的脸,她任你摆布,好像木头一般。不过我已经沉迷了,手已经到了大腿根部,摸到了她的小三角裤头,先隔着裤头探寻了一番,然后迅速伸进裤头里面,先给她的阴毛轻挠几下,然后用两个手指轻揉大阴唇。
这时,A小姐凑近我的耳边,娇声说︰「我们到里边吧。」实际我的老二已胀得难受,我也巴不得马上插进去,于是起身繫好裤带,她牵着我的手就到了屏风后面。
原来,屏风后面有四个小隔间,没有灯,我看不清确切样子,但有三个隔间已放下了帘子,我们只好进了没放帘子的那一间。藉着外边的光线,我模模糊糊看见里面有一张挺长的、像单人床一样的椅子,还有一张小床头桌。
进去后,A随手放下了帘子,我则迫不及待的拥着她,伸手去脱她的衣服。A紧紧地护着衣服,连声说︰「不行,不行,不能脱衣服,被公安碰见就不得了了。」她把我推坐在长椅的一端,自己脱掉了短裤,塞进她的连衣裙的口袋里,然后躺在长椅的另一端,两腿一分,说︰「来吧!」
一听「公安」两字,我吓得一哆嗦,我好不容易熬到室主任这个位子,如果出丑不全完了吗?我站在那里犹豫着,脑子里不停地想着各种可能出现的后果。
A小姐急了,起身把我拉近她,嘴里说着「快一点嘛!」手就上来帮我解皮带。我问︰「我脱不脱裤子?」她回答︰「不要脱,快一点!」然后又躺下摆好姿势。她一催,我也急了,鬆开裤带,把老二从裤头上边掏出来,赶紧趴在她身上,把老二捅了进去……
各位看倌︰这小A很狡猾,她看出我是第一次打炮,知道我没经验,诚心在调难我。你想,我穿着小裤头,勒着不难受吗?也不方便运动啊!结果,我刚插进去,没抽动几下,就洩了!不是射了,是洩了。我可从来没这样过!我难过得一下倒在她身上。
她一瞧我炮放了,管我是响炮还是哑炮,把我推在一边,不知从哪里扯出一卷卫生纸,给了我一些,她扯了一些擦了擦裆部,然后穿上裤头,说︰「我们出去吧。」
「急什么?再玩一会。」
「niangniang说过,做完了要马上出去,给后面的让位子。」
TMD,她句句有理,我现在被她牵着鼻子走了,没辙,我赶紧穿好裤子,无精打彩地走了出来,回到原来的座位上。我们就呆呆的坐在那儿,我抓着她的手,谁也不说话。
过了几分钟,她把手抽回去,说︰「没事那我走了。」
我没好气的说︰「你走吧。」
「那你给我吧。」
「给你什么?」
「钱哪。」
「不是给老闆娘吗?」
「我们这里都是给小姐。」
「好吧,多少钱?」
「350。」
「什么?」我气坏了︰「我朋友告诉我,这里的价格是荤的只要100,你开什么玩笑!」
「我的价格就是350。」
「算了吧,我不会给你这么多。最多150。」
「那我去找niangniang。」
A起身找来老闆娘,老闆娘又找来强和刚。他们了解了情况,强和刚立马遣责A,老闆娘则一边给我陪着笑脸,一边解释说,价格要先谈好,现在她也没办法,让我给200好了。
我一看这情形,心想︰「认了吧。」从钱包里拿出两张伟人头递给A小姐,娘的,她竟然试起钱的真假。确定无误后,当着我们的面,撩起裙子下摆,把钱塞进裤头里,还对我说了句︰「谢谢大哥。」转身就走了。老闆娘倒一个劲给我道歉,说保证我下次来一定满意。
第二回宝刀不老
星期六没有活动,我应邀去刚家吃饭,强一家也在。晚上八点多钟,我们正在搓麻将,有电话打进来找我。我一听,原来是老王从宾馆打来的,他用一副哭腔说︰「柳主任,我出事了,求求你快回来。」
我吓了一跳,心都蹦到嗓子眼了。这老王从来都是叫我「小柳」,今天这么叫我,肯定有事情。我急忙问︰「王所长,你病了?」
「不是,比病了还严重。你快回来,别让你朋友知道。」放下电话,赶紧向大家道歉,然后飞身下楼,拦了一辆的士,匆忙驶向宾馆。一路上,我总在想︰可能会出什么事呢?
老王年近五十,大学毕业后就分到我们研究所,干了近三十年了。他业务能力很强,是我们所的一块牌子,他在所里威信挺高,就是说话太直,得罪了不少人,所以副所长当了好几年,就是扶不了正。他倒不在乎,也不计较。这次来重庆,本来计划坐飞机,他说最近事不多,不赶时间,省一点,坐火车吧,我实际挺敬重他的。
想着想着,车到了地方,我三步并两步,就往房间沖。门虚掩着,我推门进来一看︰老王穿着背心裤头、耷拉着脑袋坐在床边,屋里还有两个陌生的男人坐在沙发上。一见我推门进来,坐在沙发上的那个中年男人站起来问︰「你是柳主任?」
「我是。请问您是……?」
「我姓刘,是宾馆保卫科的。这是小马,也是我们保卫科的。」
「哦哦,出什么事了?」
「你这个同事勾引我们宾馆的服务员卖淫,被我们当场抓住。服务员我们已经带回保卫科了,我们準备把他送到派出所去。他百般哀求,说要等领导回来再说。」
「真的吗?」
「问问他自己。我们也有照片。」
还用问吗,我进来时,老王马上用双手摀住脸,我就已经猜到了。他倒还聪明了一把,没说他是我的上司,竟说我是他的领导。
我赶紧掏出烟,一边给他们点上,一边悄声问他︰「刘科长,能不能通融一下?派出所别去了,就咱们保卫科处理吧。能不能想点变通的办法,不要搞大,千万不要传回我们单位。这位同志是我们单位的骨干,一贯表现都很好,这次是一时糊涂。他很要面子,如果事情搞大了,我怕他会……」
事后才知,这姓刘的根本不是科长,这是他们的一个圈套,叫「放鸽子」,就是想弄钱。我一捧他,他赶紧顺桿爬︰「看在你的面子上,就由我们保卫科处理吧。根据我们科的规定,对当事人要进行罚款。」
「罚多少?」
「五千到一万。」
「啊,这么多!」
「这是规定。」
我脑袋急速转了起来︰五千是多了一点,问题是这钱从哪里出呢?我不能让老王出,我也不能自己出,肯定是掏公款了,可是以什么名义报销呢?不行,我得找人来摆平它。
想到这,我说︰「刘科长,你们先回去,我们商量一下。反正我们跑不掉,过一会我去办公室找您,好吗?」
两人答应了。待他们一离开房间,我立刻给刚和强打电话,让他们马上想办法。不愧是江湖上的人物,不到半小时,刚和强都来到宾馆,告诉我搞定了。但还得出点血,给1000块。1000就1000,报不了算我孝敬领导了。我说︰「行,但要把照片和底片给我,而且此事到此为止。」
强带着钱出去,过了一会回来说︰「妈的,哪有照片,相机里是空的,骗你呢!」
送走了刚和强,我已感到心疲力竭了,这才想起回来后还没和老王说过话。可没等我开口,他倒先哭了,我赶紧劝他,可越劝他越伤心,乾脆我也不劝了,让他去。
我到外面的商店买了几瓶啤酒回来,老王已经平静了,躺在床上,两眼直直地盯着天花板。我把他拉起来,递给他一瓶啤酒,诚恳地对他说︰「老王,你要信得过我小柳,就把它全忘了,当没发生过一样。只要你不说,咱单位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包括我老婆。」
老王说︰「我当然相信你了。」然后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我。
原来,老王吃过晚饭在看新闻联播,又有小姐打电话进来,老王既没挂段,也没吭声。小姐在电话里调情了一会,说︰「那我到你房间来了。」老王这才赶紧挂掉电话。
过了一会真有人敲门,老王没敢开,外面说她是服务员,来打扫卫生,老王这才开门。果真进来的是一个穿宾馆服务员制服的非常漂亮的女孩(几乎四川女孩个个漂亮),一进来,她就对老王说︰「房间热,我可以脱掉外衣吗?」老王说︰「当然可以啦。」她说︰「那请你帮我一下。」然后当着老王脱掉制服递给老王。
哇!她里面什么也没穿,连胸罩都没戴,老王一下就呆住了。小姐又脱掉了制服裙,娘的,她连短裤也没穿!此时此刻,别说老王这样的凡夫俗子,就是释迦牟尼佛主也要动心哪!老王三下两下扒掉自己的衣服,抱起女子就往床边走。就在这当口,门开了,闪光灯一照,老王就傻了……
我气愤地说︰「这她妈的是圈套,明天我去公安局告他们。」
「别……别。」老王吓得赶紧制止我︰「我也是鬼迷心窍啊,唉!」藉着酒劲,老王向我诉说了他性生活的不幸。
老王的妻子是一个观念保守的妇女,虽然和老王相敬如宾,家里搞得井井有条,但对性却忌讳莫深。每次与丈夫做爱都像例行公事,而且几十年只用一种姿势︰躺在床上,任老王把她双腿分开,她从来没有主动要求过,也从来没有拒绝过,哪怕正来例假。
老王学识丰富、身体好,做爱也想变变花样,可老婆就是不干。祸不单行,老王妻子又患上了乳腺癌,结果割掉了一只乳房。老王说他们有一年多没有房事了,现在两人已是分床而居,但外人都把他们当模範夫妻。人说男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豹,你说老王能不想女人吗?不想的男人肯定有问题。可是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社会环境中,谁敢说呀?谁敢做啊?每个人都在克制、都在压抑自己。
我们聊了快到天明才昏昏睡去,当时我想,我一定要成全老王一次。
第二天中午起床以后,我们换了一家单位内部招待所,虽然档次不高,但很乾净,关键是很安全,也很方便,没有夜里查房的,可从里面把房门锁上,拿着住宿证可以随便带人出入。
安顿下来,给刚打电话,不巧公司安排他到成都有点急事。又给强打电话,告诉帮忙给老王找一个上档次的小姐,强说︰「你把我当拉皮条的了?」我说︰「你本来就是,还把我也脱下水。」强说︰「这样的小姐身价高,一炮至少要五张。」我说︰「行,晚上在××饭店我请吃饭,你把人带来。」
那女子身高大约1.6米,身材绝对匀称,穿着一件白底紫花的连衣裙,短发,鸭蛋脸、丹凤眼、柳叶眉,皮肤白皙,一口整齐的糯米牙,身上发出淡淡的幽香,真是既漂亮又打扮得体。我差点看呆了,但老王并不知道我们要干什么。
强作了介绍,小姐姓宋,中文本科毕业,现在在一家公司作文员。老王对文学也很爱好,这下又恢复了学者的风度,和宋小姐聊得很愉快。为了节省时间,我们很快就吃完了饭,这还不到七点,然后四人到了我们住的地方。
我把老王拉到门外,悄悄对他说︰「老王,今晚宋小姐就交给你了,我大概一点左右回来。」不等他说什么,我把他推进屋里。我意味深长地对宋小姐说︰「对不起,我和阿强有点事要办。你和王老师好好谈谈,好好谈谈。」然后拉起强就走了。
强已经和宋小姐交待过了,让她主动一点,事后我来付账,如果老王推让,就说已经有人付过钱了。如果不打炮,一个小时100元;如果打炮,一炮另加300元。她必须至少呆到12点,然后在离我们住处不远的一个酒吧找我们。
我和强来到大街上,强问我想去哪里,我支支吾吾没说话,强说︰「我知道你下边发痒了,我带你跳舞去。」我们去了哪里,下回再说。单说我们十一点半来到酒吧,等到十二点半才见宋小姐好像一瘸一拐地走进来,一杯冰啤下肚,伸出手对我说︰「1400。」
「三炮?!」
「对!你们这个王老师真是吓人,开始还规规矩矩,等我把他裤儿一脱,他就开始疯狂起来。他的花样太多了,开始一次弄得我很舒服,后面两次他挺的时间太长,他那个东西又大,捅得我都痛了。他还要再来一次,我说求求你吧,我吃不消了,他这才停下来。真把我弄惨了。」
看着她花容失色的样子,我从钱包里数出十五张伟人头递给她。回到房间,老王还在洗澡,他一边洗,一边快活地哼着歌。
第三回山城
老王在尽情宣洩的时候,我也没闲着。自从那晚搞了小A以后,我每天都在回味;既后悔白化了冤枉钱,却没玩痛快,又渴望能再有一次机会。但我不好意思对老同学说,自己又不敢瞎找。今晚安顿了老王,强带我去了一家舞厅。
这家迪斯科舞厅在重庆的南坪,门口坐着几个赤裸着上身、叼着烟卷的汉子在收门票,5元一张。进了大门,是一个长长的走廊,然后经由一个狭小的楼梯上了二楼,门口又有两个把门的,出示了票根才让我们进去。
里面很暗,音乐震天响,有几个圆球形的舞檯灯在旋转,咋一看,很像专业的舞厅。一进门,因为眼睛还没适应,什么也看不见,我急忙抓住强的手臂,生怕他把我丢掉了。在黑暗中站了一会儿后,才看清里面很大,人也特别多,大部份都在场中央跳舞,少部份人站在墙边看,里面没有椅子。因为开着空调,虽不热,但空气混浊。
一曲罢了,我悄悄问强︰「哪有舞伴?」强没回答,拉着我进了音控房,里面还有一扇门,再推门进去,里面是一个小歌厅。这里很亮,有几张桌子,有几位小姐正在唱卡拉OK。进门的左首还有一个门,挂着彩色塑料珠子做的门帘,里面黑觑觑的。看着几个打扮妖冶的小姐,我就猜出里面是干什么的啦。
看见我们进来,几位小姐都先我们挤媚眼。待我们坐下,一位穿黑色紧身短裤、红吊带背心的胖乎乎的小姐端过两杯茶。她的两个乳房特别大,塞在紧紧的吊带背心里,像两只要飞的鸽子,很明显地看出她里面没戴胸罩,因为她背心的前胸特别低,而且隔着衣服我也看见了她的乳头。
她把杯子放在桌子上,转身离去时,有意用乳房碰上了我的脸。「砰」,我那老二立马支愣起来。强拉住她,用手在她屁股上摸了几下,问她老闆娘怎么不在,胖姑娘说可能上厕所去了。
过了一会儿,进来一个个子中等、一脸横肉的中年妇女,强告诉我这就是老板娘。强上前跟她说了几句,回来告诉我,价格谈好了,100元,我看中哪个就带她进去。这里面的几个女子以被我扫瞄好几遍了,真没有一个我看上眼的,我对强摇摇头说这几个都不怎么样。强去问老闆娘还有没有货,老闆娘说那你们等一会儿,我再叫几个来,然后就开始打电话。
我和强一边喝茶,一边唱歌。期间,又进来两个小伙子,叫走了两个姑娘去跳舞;也有三对从舞场进来,钻进了那个门帘里边。
大约半小时候后,又来了几位小姐。一进来,都旁若无人地换衣服、化妆,喳喳呼呼的。只有一个穿一件白色连衣裙、个子小小的、头髮梳成一个髮髻的女子,同老闆娘打过招呼后,一声不吭地坐在角落里。我观察了一会儿,发现就她少点俗气,虽然看起来不太年轻,但长像也挺可人的。我对强说︰「就她吧!」
白衣小姐(以下称B小姐)见我点她,满心欢喜,高兴地坐在我身边,挽着我的胳膊,一副很兴奋的样子。我们先合唱了一首歌,然后就去舞场跳舞,刚好这时播放的是慢四,我搂着小B,一面慢慢在舞池里晃,一面跟她聊聊。她说她是下岗女工,丈夫也下岗了,没办法才来做小姐的。
转了一圈,我也学着别人的样子,和她贴着脸。可是我高出她一个半头,弯着脖子很难受。我就把她挤在一根柱子旁边,搂腰把她抱起来,嘴巴落在她的头发、额头、眼睛和脸颊。我细细地吻着,下边又挺立起来。
当我把唇移向她的小嘴时,她却一下躲开,用手挡住我的嘴说︰「不行,不行。」我问她怎么了,她挣扎着下来,说︰「我嘴上有口红,会洩到你脸上的。你在这等我一下,我去厕所把它洗掉。」我说︰「我也想上厕所,一起去吧。」
当然她进了女厕所,我进了男厕所。男厕所很小,只有两个小便器。我正尿着,听见背后有异样的声音,扭头一看,我靠!干到这里来了。一光头男的把女的顶在墙上,男的裤子褪在膝盖上,露着光屁股;女的双腿夹着男的,一条腿上挂着条粉红色的短裤。他们在门后,我进来时没瞧见。靠她妈!吓得我尿都回去了,赶紧跑出来。
等小B出来,我们又跳了两曲迪斯科,然后我把她挤在一个角落里,上面热烈地吻着,她也回吻我︰下面慢慢地摸着。渐渐地,我的手就伸进她的短裤。今天我手上的功夫特别好,几下就把她的水引出来了。
小B娇喘着说︰「大哥,我们到里边去吧。」我放开她,她牵着我的手进了挂着珠子门帘的那地方。里面极黑,藉着外面的光,我隐约可以看出里面有六个或八个小隔间,可惜全都放下了门帘,我们只好站在过道里等。听着两边传出的调笑声和喘息声,我这下边胀得一跳一跳的,我紧紧从背后把小B搂在怀里,两只手重重地揉揣着她的乳房。
好不容易有人出来了,我们赶紧进去。里面很小,凭手的感觉,大概只有一张皮革蒙面的很小的「床」,摸上去粘乎乎的。这时哪还计较这个呀!我伸手去脱小B的衣服,她说不能脱掉,于是我只好鬆开她背上的拉链,解开胸罩,然后吻她的双乳。她趁机说︰「大哥,我没有病,我也相信你没有病。不过为了大家好,我给你戴上套子吧!」
我含着她的乳头,嗯了一声。我抱起她,扯下她的短裤甩在一边,再把她放在地上。在我脱裤子的时候,她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安全套,撕开包装,又放在嘴上吹一下看漏不漏。等我脱掉裤子,她轻柔地给我戴上套子,问我想怎么做。
我刚好坐着,就让她坐在我身上,我掀起她的裙子下摆,揉摸着她滚圆的臀部,她把我的阴茎放进她的阴道,扶着我的肩膀,一上一下颠起来。颠了几下,我觉得刺激太强,怕坚持不住,就换一种方式,让她站在地上向前弯腰,我从后面插了进去……接着,我又让她躺下,双腿高举搭在我肩上,我从前面插进去。
……然后又再让她双腿环在我背上……我又把她抱起来,我站在地上,托着她的屁股,她搂着我的脖子上下颠……终于,终于,啊!我的炮弹发射了。
强问我今晚玩得如何,我说很开心。我问他怎么样,他说昨晚和老婆搞了两次,今天没子弹了。他本来就想玩素的,最后被胖姑娘缠得没办法,就带她进去了。胖姑娘很乾脆,一进去就脱个精光,然后在那儿抹了点儿药,就迫不及待的让他上。强勉强放了一炮,胖姑娘还不过瘾,强只好伸进手指,弄得胖姑娘舒服极了,竟放声大叫起来。爽!
转眼在山城已经呆了两个星期,我们的事已办完,该回去了。临行的前一天中午,关係单位给我们饯行,把我灌得晕晕乎乎。糊里糊涂睡了一下午,到吃晚饭时才清醒过来。老王让我电话给我的两个同学,说要请他们吃饭感谢一下,我说算了,他们天天有应酬,都吃怕了。
老王却一再坚持要我打电话。我有点奇怪︰这老王是最不喜欢应酬了,今儿是怎么啦?噢,我明白了,他是还想……我便试探一下︰「老王,是不是想搞个离别纪念啊?」老王的脸「腾」就红了。我心里好笑︰「男人都这样,其实我也很想啊!」
强在陪客户,脱不开身,好在刚来了。吃饭前,我们去洗手间,刚说他没有强的路子野,找不到合适的上门女郎,乾脆叫老王跟我们一起去卡厅吧。老王倒挺爽快,听我说去体验一下平民百姓的夜生活,挺高兴,还说晚上的费用他全包了。
又来到了我第一次去的那家卡厅。老王听我说这里一杯茶要收二十元,直咂嘴。我告诉他这相当于买一张门票,其它像唱歌、续茶水呀就不再收钱了。然后我悄悄告诉了他这里的情况,当着我这个年轻后生和下属的面前,老王显得很不自然。我就让刚来给老王上课,我则溜到吧檯前,一面和老闆娘闲聊,一面扫瞄坐在门口的小姐们。瞄来瞄去,没有让我心动的,老闆娘说︰「我再给你叫一个来。」
唱了几支歌,我坐在边上喝茶,老闆娘把一位亭亭玉立的小姐带到我的座位上。这小姐(以下称C小姐)披长髮,长筒裙,上着一件宽鬆的丝绸短袖。她刚沐浴过,头髮还没乾透,也没有化妆,浑身散发着少女诱人的气息。她的嗓音有点沙哑,而且说话粗鲁,但我感觉到有一股吸引人的磁性。
我用蹩脚的四川话跟她聊天,她跟我讲了她家里的情况,她父母都是普通工人,父亲下岗,妹妹是幼儿园老师,家里人都知道她做这个,没人管她,因为她是家里的经济支柱。她劝妹妹也来做,但妹妹的男朋友不让。她说她在很多家卡厅干过,就这里的niang niang对她最好。她还到乡下去做过,因为快过年的时候城里客人少。她说乡下农民很憨,一上来脱裤子就干,没有废话。她最多一次一晚上接了七个客人,最后路都不能走了。
听着她轻描淡写地描述这些事,我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觉得有些  心。短裤里那东西刚见她时还硬了一下,现在又软下去了。
我不再吭声,她觉出我有些不快,也不说话了。静静坐了一会儿,她问我︰「想唱歌吗?」我说︰「好,你点吧。」然后我们一起唱了两首男女对唱的流行歌曲,然后又拥在一起贴着脸跳舞。
渐渐的,我下面又来感觉了。C感觉到了,一坐下来,她就轻柔地摸它。我把她搂在怀里,用手指梳着她的长髮,轻柔地吻着她的眼、她的脸、她的唇。良久,我手伸进她的衣服里,解开了文胸的口子,温柔地爱抚着她的乳房,还有那山丘上的小樱桃……
慢慢地,我的手下移,解开了裙子的拉链,开始进攻下路。我的方法一般是先用指头在阴毛区划圈,然后从大腿中部内侧慢慢向上,最后到达坑地。可是我突然感觉到小C没有阴毛,那里光光的。我一阵亢奋,决定直奔目标。手猛然向下,却突然碰到了她贴在短裤上的卫生巾!
「你,有例假?」
「好几天了,马上就完了。」
「那你还出来做!?」我很生气,抽回双手抱在胸前,不理她。
「大哥,我会给你吹呀!」她搬下我的手,把我的手按在她小腹上。
「吹什么?」
「你不懂啊?就是吃香蕉啊!」
「吃香蕉?」
「嗨,就是我用嘴巴吸你的鸡巴。」
「……」
「我吹得好,很多客人都喜欢。我只收你100块,要不要得?」
我虽在三级片中见过,但从来没体验过。我们进了隔间,她让我躺下,我解开腰带,把裤子连同短裤褪到膝盖上。C坐在我两腿间,两手交替揉我的阴茎和阴囊。她忽然说︰「龟儿子,你晚上没洗澡啊?」
「对不起,没来得及。」我是实话。老王催着我出来,我胡乱洗了把脸,擦了一下上身,换了件T恤就走了。我裤子口袋里有一只避孕套,是我在街上偷偷买的。
小C出去端了一杯水进来,让我站起来,她把我包皮里外清洗了一番。我已有些沉迷了,完全听她的摆布。我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她俯在我身上,把我的阴茎含在嘴里,舌头在龟头上转动……哇,真爽!
她脸向下,几乎把我的整个阴茎要吞到嘴里,又让它出来,再进去,再出来……加快,加快……我感觉像在海游泳,浪花一下把我抛起来,落下去,再抛起来,再落下去……
来了,来了,啊!我控制不住那激情,一股热流喷破而出……
「龟儿子,你要射也不讲一下,搞得老子满身都是,你妈妈  呦!」C一边吐着,一边骂着。
我这一炮太猛,不仅喷她一嘴,连她头髮上、衣服上也有。我瘫在那里,大脑霎时空白。待我缓过劲来,扯了一卷卫生纸,帮她擦乾净。藉着打火机的光,我拿出150元,塞进她的胸罩里。
老王当了一回正人君子,他始终与小姐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连小姐的手都没摸,白花了50块钱。
**********************************************************************
后记︰以上内容除了姓名外,全是真实纪录。我的文笔差一点,不会艺术加工。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和老婆以外的其它女人接触过,儘管我有很多此机会。
重庆之行在我脑海里印象太深,不吐不快,愿各位读者一起分享我心底里的小秘密,敬请不要告诉柳之下惠的老婆。谢谢!
【完】